西游记后传?七彩石下见真章(十一)

诞下悟空的彩石壳

(十一)

读取并复制别人的意识,再利用自己的意念根据别人的意识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别人,这是彩色壳妈妈在悟空出生多年后悟出的三大绝技中的两个,那泼猴和八戒等人怎么能知晓?

因此,就是让那泼猴和八戒等一众人猴仙班们想破了脑袋,他们也想不明白眼前为什么会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真猴王了。

再说,那彩色壳妈妈与那泼猴,它们的生命诞生本来就很特别。那是女蜗娘娘无意中遗落下的一颗生命的种子在被彩石壳妈妈吸纳进了石头中后,由彩石壳妈妈拥有的那种初始意念法术生成了自己,进而又孕育出了那泼猴,他们都没有经过一般人那种肉体人身的孕育啊。

后来,丹山老道李耳从丹山骑青牛沿淮河而下,来到了东海,遍访东海中的蓬莱仙山,寻找他炼制仙丹妙药所需的仙草,结果在那东海岸边发现了女蜗娘娘遗落下来的这枚七彩石。

李耳发觉了这枚七彩石时,他打开慧眼识得这块七彩石是女娲娘娘上古补天时使用的,不知为何现在却遗落在了这里,并且这块七彩石当时已经有了异动。

李耳担心这块神石是因受到了什么外因侵扰才生了变故,他担心这枚神石如若生出什么妖孽来,那将不仅会侵扰了蓬莱仙山上众仙人的清修,而且也会有辱于上古大神女娲娘娘的英明。因此,那老道便在这块七彩石上画了一个镇邪的八卦符。

那老道没有想到,他这一画符,就错把那泼猴困在了七彩石里面了,让那泼猴呆在彩石壳妈妈肚子里数十年也没能生出来,其实这用佛家术语来说,这也是那泼猴命里该有的一劫。

直到有一天,天空中十日同现,那枚七彩石经过一番烈日暴晒,那老道画在七彩石上面的那个八卦符被暴晒得露出了一丝缝隙,彩石壳妈妈在经过一番挣扎努力后,才让那急不可耐想从彩石壳里出来的大圣化为一缕青烟蹦出了那道八卦符的裂缝。

在那大圣蹦出八卦符裂缝的时候,因为那个八卦符上发出来的神光,再加上那十个烈日的强光,一齐照射于它,逼得它不得不仓皇逃窜。这时,恰巧有一只花果山的猕猴从这附近经过,这就让那只猕猴的意识侵入了它的脑海,结果就让它身不由己地变成了花果山上的一只弥猴。

不仅如此,那刚刚出生的泼猴被那八封符上发出的神光一番照射还失去了它在石胎中的记忆,遗忘了在彩石壳里时教它养它的彩石壳妈妈,还让它落下了一个终身头疼的后遗症。这大概也就是那泼猴与那丹山老道天生结怨且不罢不休的症结所在了吧?

由于这泼猴是由彩石壳妈妈意念而生,而七彩海娃也是这般变化而来,并且他们本身都不是妖孽,因此无论那天庭的照妖宝镜再怎么神通,在它们这两个猴头身上又怎么可能照出什么名堂来呢?

那八戒见天庭的照妖神镜也分辨不出这两个泼猴的真假,他只得命那专做辨别记号的天兵给这两个猴头身上分别做上了甲、乙两个标记,留待解入天庭后,让玉帝与其他能神再细加分辨。

待那些天兵给两个真假美猴王右臂上标上记号后,那八戒冲两位猴王一抱拳,便以天蓬元帅和大圣二师弟的双重身份,对那两个猴头说道:

“今天本帅也分辨不出两位猴王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我就权当你们两位都是我的大师兄了。今天本帅多有得罪,今奉玉帝圣旨,传玉帝原话给两位美猴王,玉帝说:‘不要没个鸟事,闲下来蛋疼,总是给朕惹事生非的!简直目无天法!'

两位大师兄莫怪,天庭因尔等打斗,也受到了不小震动,惊扰了娘娘与众位皇子皇孙,玉帝为此十分不快,望二位神猴不要为难本帅,好生跟本帅前往天庭,接受玉帝的调处。"

待八戒说完,那泼猴千年前赴西天取经途中也曾受过天庭诸位菩萨的不少恩惠,且它与八戒多有兄弟情谊,这时也自是识趣,它与七彩海娃一样都不愿为难眼前这个呆子,都表示愿意接受天庭的调停。

于是这俩泼猴都答允下了那八戒,只是那位经沙和尚认定的大师兄说,经过早上与那贼猴的一番打斗,它落了一身汗,它要回到水帘洞府里拾当拾当,还要对花果山里众弥猴交代安抚一番,它方能跟随八戒奔赴那凌霄宝殿,请玉帝老儿再分辨出一个真假是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