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音乐 (8)

独弦操:一根弦,波动了我的悲伤。一根弦,触发了我的悲悼。是的,五月的乡村无限的美好。唯有刘天华,年轻气盛,过于的悲哀,发出一声声的呐喊,盖住了黄昏。而刘天华的颜色,盖在了黄昏的河上。河上啊,我的父亲正在涉江。一步步的涉江。灵魂的涉江。肉体的涉江。瞒过了天涯海角。而我的父亲正在操持着二胡。一曲曲的弦子。弦子一步步地哭着。刘天华抱着二胡,在北京的街头走动。而民国的颜色正在变得昏暗。民国一步步步入昏沉的地狱。我的刘天华,更好的地方,是属于北京的地方。而我的父亲,与刘天华一样才华横溢。父亲涉江了。塞回去的江河。大家的金华婺江。真正的婺江。无穷高远的婺江。

父亲涉江了:父亲过些日子,就采取了涉度的湖泊。真实的湖泊。无穷的湖泊。高捣的湖泊。在岁月的湖泊。父亲拉着二胡。与二叔一样的年轻。与二舅一样的碎花而繁华。我的父亲,浸润在了湿漉漉的草木上。北山在望。北山遥远地屹立在了北方的天地。北山,我的座位,我的遥远地呼喊,我的碎步抵达的北方,我的返回了丽泽书院和鹿田书院的伟大的锁链。我的锁链。我的抱愧江河。我的抱愧山河。一切的山河在摇曳。我的父亲,涉江了,将遥远地江面打开,在二胡的沉醉声里,欸乃的一声啊,山水瞬间变绿了。

独弦操的四面影子:四面都是影子。父亲的影子。父亲投石了。遥远的玉米地。要与演奏的二胡混为一体。四面八方。四部的天地。比方与叩击。背反或反射。江河与道路。曲调和混调。冰封或江雪。领域有四方。打开的碎步的影子,将刘天华打碎,打击在地上的民国,混沌的一片,干风吹过,北风吹过,我的父亲啊,摇曳着的先驱者,在遥远的地方返回。讲过了我的故事,便是我父亲的故事。讲完父亲的故事,便是我的祖父的故事。父亲和母亲啊。一遭的故事啊。我写过的。我在旧年的光景里。我在破旧的船上。讲述着父母亲的故事。他们与二胡一再地相逢。与二胡抱着一起。与二胡的浸润声在一起。

父亲和母亲:大家相爱了啊。大家在一起了啊。大家的日子不再是遥远的啊。

父亲和母亲:一再地砸锅。一再地抱愧玉米地。一再地混沌万千。一再地操作了雨雪。

父亲和母亲进入民间音乐:那是真正的民间。一切的黑暗的民间。一切的湿淋淋的民间。将雪化为皱纹。将雪的地方化作屋宇。一切的屋顶啊,倒悬着的影子,破败的影子,擦破了肌肤的雪,翻翻卷卷的雪,化作梨花树的雪,花语万千,景泰外迁,我的波荡的雪啊,我的父亲和母亲啊,花醉了,化作了对岳村的一段传奇,与古老的颜色多累了,与古老的霞光一同沉浸了,与古老的刘天华化瘀在了一块块的石头上。石头叩击。石头孕育了万千的彩霞。石头在二胡的浅紫的弦子声里歌唱。父亲啦啦着。母亲啦啦着。父亲拉着二胡。母亲则在一遍遍地歌唱着。那是白毛女的歌唱。那是自取威虎山的歌唱。那是林海雪原的歌唱。那是青春之歌的歌唱。那是地道战的歌唱。哦,我的父亲,与你的二胡声在一起。与父亲在一起。我感受到了屋顶的漂移。是的,我感觉到了大地的漂移。大地正在移动。大地之上蒸发出如许的雾气。一阵阵的雾气弥漫。弥漫在大家的对岳村。弥漫在黑暗的岁月里。弥漫在湿漉漉的地里。发出了呐喊。发出了悲愤的激变。一切的影子都挂在了夕阳里。返回着的父亲和母亲,抱愧了啥呢?将北山堆积在一哭的景色里。北山遥远的地方,都在父亲的二胡声里。

进入北山:进入北山了。二胡声声。二胡几样万千了。二胡变化出如此的动荡和元辰。我的北山,将军的北山。太平天国的北山。何基的北山。我的何基啊,我的何文定公啊,一切的开城都属于你了啊。我要在以后的日子里书写您。我的何基,我的王柏,我的金履祥,我的许谦。我要与烟火在一起。我遥远地听到了北山的呼唤。我要书写北山的传奇。我要书写北山的还变。与激荡的万千野火。父亲和母亲抱在一起。而我要进入北山,准备迎接着鹿田书院的光芒,准备着激变的世道,准备着野火繁华的万千世间。

北山之上的二胡生生:二胡越过了北山。二胡声盖住了北山。北山的一切正在激荡。北山的一切正在变化。父亲越过了北山,望着兰溪,看到了兰溪的江河,看到了土地之上正在发生的伟大的变迁。北山生生。一切的风景生生。花花了。发出了二胡的动摇声了。我再次听到了刘天华的独弦操。一切的弦子。一切的独弦操。我的独弦操。属于刘天华的悲切的影子。当我的北山遥远了。当我的北山正在离我而远去。我将放逐了我自己。我将在动摇的形影上发出悲愤的呼号。为什么北山不属于我?为什么何基的颜色变得愈加的浑浊?何基如何了?盘溪村的风景如何了?为什么何文定公不再繁华了?他的思想真的过时了吗?他的波摇的封基真的不再存在了吗?我的父亲,执意步入了北山,在二胡的切切声里,我的北山一再地退却,而我的存在却愈发的雄倔。我的二胡三更啊,我的二胡切切啊,真的很悲愤吗?真的如同婺江一般悲愤吗?眼前的一切二胡声,听到的,想到的,真如我父母亲一般的悲凉吗?父亲,涉江万类了。母亲,刺绣万千了。他们的世道如何了?对岳村的大白石还存在吗?

刘天华在远去:是的,你在远去。父亲和母亲也在离我远去。独弦操,一根弦,歌唱万类与我的世俗之变迁。而山河倒转,星影动摇,我的一根弦,独自操心了雨雪。父亲涉江了。父亲不过万类了。父亲在遥远的世道上步足了。世俗的万类雨雪,如今也寂寞了。关切的声音,二胡迫切的呐喊,我的父亲和母亲被迫围在了城里。而北山演奏的二胡声声,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