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先生31过敏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吃完大餐付了“巨款”,两人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地走出餐厅。

这家餐厅离出租屋不是很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所以饭后散散步消化一下顺便减减肥也是不错的。

冬天,夜幕已早早降临,本就繁华的南京西路商圈在各种灯光的映衬下变得更加流光溢彩,马路上车流不息,游人如织。乔楠搀着白雄边走边开始絮絮叨叨:“你知道吗?其实我挺羡慕郑舒望的,年纪轻轻就当上组长,沈经理再过两年就退休了,到时候经理的位置就是他的了,工资肯定比现在更高,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这样当领导赚大钱呢?”

“总有一天会啊,反正你还年轻,熬一熬就到那个位置了,人都是一步步积累经验的。”

“也是,他们国际业务部的阿杜组长三年前才刚刚晋升为组长,他45岁了呢!不过香港人好像都很会保养啊,像关之琳、周慧敏、李嘉欣看起来好年轻,他也是看起来像三十多岁的。”

“姐,你们是什么企业?”白雄没接乔楠的话问了个问题。

“你不是知道吗?”

“只知道是贸易企业。”

“我也是听企业里的人说的,据说它的前身是中外合资的企业,后来新加坡的把中国的吞掉了,总部在新加坡,法人也是新加坡人,名字也改了,它就变成外企了。”

白雄点点头。

乔楠接着说:“不过去年它刚刚上市,在国外也有很多分企业,刚刚我说的国际业务部的人就是专门跑国外的。”

白雄不说话继续点头。

乔楠看着奇怪推了他一下说:“哎,你咋没声了?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入个股?”

“没有,没有,我就了解了解……”

乔楠奇怪地看着他没说什么,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路,白雄抬起手挠了挠脖子一副不舒服的表情。

“怎么啦?是不是领子挫到脖子痒了?”乔楠想伸手翻开白雄的毛衣领,白雄推开她的手说:“没事姐,估计是没洗澡瘙痒了,我回去洗个澡就行。”

“那就赶紧回去吧!”乔楠拉着白雄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走回出租屋。

回到家,白雄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快速洗完澡后就躺下了,乔楠看着白雄那么早睡也不想打扰刷了会手机也熄灯睡觉。

第二天,乔楠还是早早起床见白雄还没起床;洗漱好后,白雄还没起来;乔楠把自己裹起来下楼买完早饭上来,白雄依然没有起来。

“白雄?白雄?”乔楠叫了两声,白雄没声音一动不动地侧身躺在那里。

“白雄,你怎么了?吃饭了。”还是没声音。

乔楠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把白雄翻过来,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白雄脸上和脖子上都是一块块红红的连成一片,白雄哼哼着想用手去抓被乔楠挡住说:“别挠!”她仔细看了看这些红块块上面还有一粒粒小痘痘,不会过敏了吧?得带他去医院。乔楠拿起手机给经理发了条信息说:今天有事得晚点来。

接着,她找出白雄的衣服用力扶起他为他穿好衣服后,自己也穿上外出的衣服带上包,拉着白雄去了医院。

医院里,人头攒动。乔楠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挂了皮肤科后带着白雄去了有皮肤科的楼层,等在候诊室外等待叫号,白雄一直耷拉着脑袋一副精神萎靡状,乔楠替他捋了捋头发看着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红红的一大片真是惨不忍睹,真替他心疼。

叫到号,进了诊室,跟医生说了情况。医生看了看白雄说:“过敏的有点严重啊,昨天吃了什么呀?”

“就吃了牛排、海鲜之类的。”乔楠替白雄回答。

医生点点头,叫白雄先去化验血和尿液。

一个小时后,化验症断书交到医生手里,他看了看说:“海鲜过敏,以后不能吃海鲜了。”

“海鲜过敏?我以前吃海鲜都没有这样的,怎么今天就这样了?”白雄疑惑地问道。

“过敏有潜伏期,你今天不爆发明天也会爆发的,你是过敏体质。”

白雄又耷拉下脑袋,医生一边打单子一边说:“给你一盒外用的药一盒内服的药,记住外用的药严重的时候一天涂两次,好转的话一天一次。”

“好,谢谢医生。”

出了诊室,乔楠搀着白雄到一楼,把白雄安排在一个有座的地方说:“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付费取药。”

白雄点点头。

医院里,人来人往,医生护士病患以及病患家属交织在一起,他们都行色匆匆。医院门口偶尔开来一辆救护车,从救护车上下来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床快速进来,其中一人扯着嗓子大喊:“危重病人!让一让!让一让!”

白雄虚弱的靠在椅背上,身上过敏的地方开始发痒,他想用手挠,还是忍住了,不能乱抓抓破了皮感染了那就不好了。他摸摸口袋想拿手机打发时间,却发现手机没带。算了,还是等着主人回来吧。

乔楠东跑跑西跑跑的交费排队拿药。在药房前,她拿着付好费的单子看,心在滴血:今天出门太急,忘了带医保,这药这么贵不走保险真的亏啊!不过,企业不知道可不可以报销?到时候去问问看。

拿完药,乔楠匆匆赶到白雄面前,白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着她,乔楠叹口气拉着白熊走出医院大门,在街边买了瓶水先让白雄把内服药吃了。

路上,乔楠掺着白雄说:“今天没带我医保花了好大一笔费用,不过,你一只玩偶怎么也会过敏啊?变人了之后连免疫系统也变了?”

白雄沉默一会儿说:“我有医保……本地的,而且玩偶怎么不会过敏啦?玩偶也会过敏!发霉了就是过敏了!”

乔楠见白雄理直气壮的,摆摆手说:“好好好,不过我可没让你发霉过敏吧?这过敏还是你自己吃海鲜吃出来的怨不得我。”

白雄低下头不再说话,乔楠继续絮絮叨叨:“不过带了医保也没啥用,我是外地的报销还得回自己的地方报销,哎?白雄你这本地医保哪来?难道你妈妈变出来的?”

“我就是本地人,当然有本地医保喽!”

“不会吧……”乔楠疑惑的看着他。

白雄不知道怎么说明,干脆闭了嘴。

回到家后,乔楠打开空调把温度调高后靠近风口试了试,是热风。随后,她拿出药膏看着白雄说:“脱衣服!”

“什么?”

“脱衣服。”

白雄看着乔楠把衣服收紧了缩到一边怯声问道:“你……你要干嘛?”

乔楠翻了个白眼把白雄拖到床上一边扯他衣服一边说:“帮你涂药膏!一大男人哪这么墨迹呢!”

白雄被扒得只剩条裤衩他护着胸刚钻进被窝里,又被乔楠掀开被子:“你害羞什么呀?!我又不是没看过你?,你经常洗澡出来裸上半身的怎么今天就害羞了?老实点!”

白雄不再遮遮掩掩,像个死人般平躺,乔楠看到这过敏比她想的严重,全身上下几乎都有红块块,皮肤红一阵白一阵简直不忍看。乔楠想到自己小时候发水痘也是几乎布满全身又痒又疼还不能挠,一挠就留疤,怎么办?忍着。那段时间简直生活在地狱,知道后面妈妈带她去打了疫苗才好转。水痘有传染性,过敏没有就是自己特痛苦。

擦完药膏后,一支药膏只剩下一半的量,看来一支根本不够用。乔楠看见白雄睡了过去轻轻地给他盖上被子,昨天晚上肯定没睡好让他多睡一会儿。然后,从床头柜里找出自己的医保卡准备下班后再去医院配药。带上刚才看病的单子,也不知道单位可不可以报销。最后写了张便利贴贴在床头上嘱咐他别忘了吃饭吃药。等把一切理好后,乔楠轻轻关上门去上班了。

到了单位已是下午,乔楠迅速进入工作状态,直到有空余时间休息,她拿出看病单敲敲小陈的电脑问:“哎,陈老师,我今天带我表弟去看病忘了带医保卡,自己自费的,这东西咱们单位可以报销吗?”

小陈拿过单子瞧了瞧说:“理应说可以,不过之前没碰过医疗报销的业务,要不你去问问经理?”

乔楠拿着单子走进经理办公室,过了一会儿,经理又拿着单子走出来,她走到小宋这边说:“小宋,我现在教你怎么报销医药费,以后凡是报销都你这里走。”接着,经理坐在小宋的位置上开始演示,小宋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脑子里还在想会计书的内容。

电脑一通操作后,经理叫小宋拿出身后柜子里的铁皮箱子,让她拿五十块钱出来递给乔楠。乔楠接过钱后看着可怜兮兮的五十块,等经理回办公室后感叹道:“原来企业只能报销一半啊......”小陈瞄了一眼乔楠又冷不丁地给她泼了盆凉水:“乔楠,你知道咱们隔壁就那个国际业务部的好像可以报百分之七八十吧。”乔楠瞬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小陈。小陈挠挠头又继续说:“嗯......反正他们也交社保,远道而来不容易所以优惠一点。”

“那国内的呢?”乔楠没好气地问。

“跟你一样,不过组长和经理会稍微高一点,拿老郑说,他应该能报百分之六十左右。”

乔楠拿起手机看了看天气,哆嗦一下说:“今天可真冷啊。”

然后,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既然命运没有待我如此的好,我也不能逆天改命,就老老实实工作吧!

下午四点半,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

乔楠歪了歪脖子伸了伸懒腰,桌上的凭证已经差不多做完,她发了会呆想着白雄这时候在干什么呢?睡觉?玩手机?还是等她回来?药吃了吗?这时一只拿着信封的手伸了过来,乔楠毫不犹豫地抽走信封都没有抬头看一眼那个人。那人看乔楠这样子失望地说:“楠姐姐,你怎么都不夸我一下啊?”

“夸你什么?是夸你没忘记发票还是夸你终于龟速般地送发票过来了?还有,郑舒望,我明明比你小几个月你老是叫我姐是几个意思?”

“那不是敬重你嘛!”

“呵呵,我叫你叔叔行不?”

“哎,乖侄女。”

乔楠停下手中的活,此时她只想拿把青龙偃月刀在郑舒望头上梳个中分。另一边的小陈忽然打了个哈欠看着郑舒望说:“老郑,你今天这么空啊?不出差了?”

“明天去深圳。”

“哎,我去完深圳有空去香港逛一圈你们有什么想要我代购的直说!”

“没有。”小陈和乔楠异口同声。

“别啊!好不容易帮你们买东西的,小宋妹妹你需要带点东西吗?”

小宋抬头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又扎进书里研究题目。

乔楠也不理郑舒望开始认真工作,这货却死皮赖脸地一把捏住乔楠的手,乔楠吓得赶紧挣脱。郑舒望不死心还想抓她的手被背后一声咳嗽打断,转头一看经理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了,她盯着郑舒望看得他不好意思,他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徐经理。”灰溜溜走了。经理望着郑舒望远去的背景又回头看着乔楠拍拍她的肩说了一句:“以后别被他骚扰了。”

“好的,经理......”

下班后,乔楠第一个冲出办公室去了医院配完药匆匆赶回家,推开家门,房间里的灯都开着一股暖气扑面而来,今天走的太急忘了关房间的门暖气全散出来了。走进房间,白雄坐在床边看到乔楠微笑一下说:“主人回来啦?”

“你好点了吗?我又给你配了药膏,你药吃了吗?”

“吃了,主人饭做好了。”白雄指了指墙边的小桌板,乔楠看着桌上的饭菜她走到白雄身边扶他起来说:“辛苦了,你也还没吃吧?一起吃。”

吃饭时,乔楠讲起了今天的糟心事,白雄一边听着一边有气无力地吃着饭,一会儿,他放下碗筷说:“主人,其实我觉得那个郑舒望好像挺喜欢你的,你为什么不试试?”

“试试?不用了,他都不知道换过多少女朋友了,这种人情史太乱我招架不住!”

“那他还老是来叨扰你?”

“他那是闲的!他有女朋友的还乱聊骚,像他给我都不要!”

“那......我呢?”

“什么?”

“没什么吃饭吧。”

“你把话说清楚!”

“那你把我当什么?”

乔楠被问住了,当什么?表弟?这称呼一时间唬人可以,时间长了会被拆穿;玩偶?他变成人几乎不可能再变回去,玩偶真的太不适合了;那......男朋友?估计他都没把我当女朋友吧,别说表白了连个表态都没有。

乔楠沉默了,白雄也没再理她,自己涂了药膏吃了药钻进打地铺的被子里。乔楠也没心情再吃下去收拾洗好碗筷,收拾一番早早钻进被子躺下。

半夜,乔楠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转头一看只见白雄抱着她,她想挣脱可怎么也挣脱不开。她轻声叫到:“白雄,白雄?”白雄轻哼一声把乔楠抱得更紧了,乔楠也没有踹开他就这样被抱着。夜里,她做了个梦:梦见白雄站在自己面前俯下身在自己耳边说:”主人,我喜欢你。“接着,他的看着乔楠脸越来越近正当要亲上之时乔楠从梦中惊醒过来。

这是梦?为什么这么真实?她的脸边传来一股热气,一看白雄还抱着她睡得正香,看了看时间五点多,离起床只剩一点时间了。她又轻声叫着:”白雄,白雄!“白雄又是一声轻哼这次他喃喃自语说了一句:”主人,我喜欢你。“

乔楠努力转身和白雄脸对脸,她伸手摸着白雄的脸,这句是真实的,不知道是不是发自内心的呢?

上一节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