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赵婷(2)

你关注哪里就会有哪里的消息。大家这个国度很神奇。

周五放学的时候,马竹邀请我到他们家打游戏。

因为开学第一天和袁迪冲突的事件,马竹认为我够朋友,当然天成也是,只是天成和大家不是一伙儿。马竹打游戏和我不相上下,共同语言还是蛮多的。

要么说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马竹家在大河沿,村子边上一条运河,据马竹说向北通向山东,向南通向杭州。船来船往,络绎不绝。

我到大河沿的时候正是早上,马竹家的大致方位我有点数。

马竹说,看见他们村的牌子,一直骑车到河边,找人一问,都知道。小地方,乡里乡亲,一家的客人就是所有人家的客人。带个路,算什么事情?

真是一条大河!大河沿,真有一条大河。

我已经到了!

街道上静悄悄的,没有人。码头上倒有一个,穿着大家初一的校服,背对着我,坐在河沿上,不是马竹。

是同学就好办,问问!

冲过去,很礼貌地问一句,我这人一向懂得人情世故,出门嘴甜讲礼不会吃亏。

“同学,请问一下马竹家在哪里?”

回过头,我看见谁?赵婷!竟然是赵婷!

我感觉一下子都有点儿呼吸不畅,说话竟然开始结巴:

“赵,赵婷,怎,怎么是你?”

“有什么稀奇的,大家家就住在这里!”赵婷笑着说。

她一开口,我就觉得呼吸正常了,什么情况,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来找马竹?我带你过去。”赵婷说完,起身,朝我示意一下方向,小跑着朝前去。马竹家其实也就几十步远,说到就到。

“到了,就这里,你自己敲门吧..”赵婷笑着说,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向我挥挥手,走了。

马竹开门,很惊诧:“你竟然能够找到!”

“有人带路,你想不到吧!还是熟人!”

马竹更惊讶,“是马亚飞吗?”他们村姓马的多,马亚飞也是大家同学。

“不是!是赵婷!”

“赵婷?”马竹的眼睛瞪得像个鸡蛋,很奇怪吗?

“你在哪里碰到赵婷的?”

“在河边。”我觉得马竹问得很是蹊跷。

“她又在河边。”马竹好像有点惊异又好像是司空见惯。

我是听出来故事,又,是什么意思?

有事儿不能闷着,我就不是闷葫芦。

“马竹,又,是什么意思?”

“这是赵婷的事情,大家背后说不太好吧?”马竹有些犹豫。

“你信得过我你就说,信不过,就算了。”我是想马竹信得过我。

我不是一个八卦,但是我很好奇。

马竹还是停顿了一下,我估计他是在自己跟自己作斗争。显然一方意志不够坚强,他看看周围。

有什么好看的,就大家两个人!

“赵婷的事情在大家村儿大家都知道,班里没人知道,你也别说出去。”马竹很有点严肃的味道。

下边就是马竹给我讲的赵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