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

图片发自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App



? ? ? ? ? ? ? ? ? ? ? ? ? ? ? ? 01


从京城到孜城,最好走的是水路,辗转三千里。

三千里跋涉,也就罢了。

最大的问题是,孜城尚未开化,土人性野,因为触犯他们风俗,已经有三任县官死在任上。

罗丘明白,这次贬黜,大概就回不来了。

可怜自己年纪轻轻,就已经穷途末路。

泪别亲友,他孤零零的踏上旅途。

在渡口,有一艘大船正要出发,还有几个舱房空着,罗丘花五两银子包租了一整间。

他想要清净。

船出发了,看着滚滚江水,罗丘愁眉不展。

下层统舱里一直闹哄哄的。罗丘开始并不在意,后来越闹越大,终于惊动了他。

统舱里有十几个铺位,挤满了旅客。

有个头陀打扮的人,每日三餐,都是靠乞讨其他人获得。

照理,头陀该感谢大家,可这位是个例外。

他理直气壮地向每个人索要吃食和银两。饭菜不合心意的他嫌弃,银子给的少了还要被他臭骂。

开始大家还勉强迁就他,但是几天下来,是人都受不了,终于群起而攻之。

头陀争持不过,摆出样子要跳江,跳之前,嚷嚷着说是众人要谋害他。

罗丘赶紧拉住他,请他到自己的房间居住。反正自己包了整间房,有空铺位。

旁观者劝罗丘不要理他,这个头陀看着不像好人,跳江只是演戏而已,嚷了半天都没看见他真跳。

罗丘并不在意,把头陀带到自己房间,请他吃饭。

头陀毫不客气,吃完不够,还提出要喝酒。罗丘趁船靠岸的空隙,直接买了两坛好酒给他。

晚饭后闲聊,罗丘把自己的苦恼一股脑说出来。

头陀眯着眼睛想了一会,道:“我有办法帮助你,前面渡头你要下船等我,我给你找个保镖。”

罗丘答应了。

两天后,船到了下一个渡头,两人下船,头陀一溜烟走掉了。

过了一个时辰,船要开了,头陀还没回来。

罗丘没有上船,他孤单单地站在渡头,就这么等到日落。

月亮升上来。

黑漆漆的水面上,有灯光闪动,一艘船划着水靠过来。

船头站着头陀。

“我给你请的保镖就在舱内。你记着,一切都要听他吩咐,保你安然无事。”

头陀把罗丘让到船上,自己飘然离去。


? ? ? ? ? ? ? ? ? ? ? ? ? ? ? ? ? ? 02


“相公。”

船舱内端坐着一位面蒙轻纱的女子,看见罗丘进来,起身施礼。

罗丘看见她的眼睛,顿时失魂落魄,忘记了前程安危。

她的眼睛在烛光下,如宝石,如星辰。

很美,只是冷的无法靠近。

罗丘眼里心里全是她,一晚无法入眠。

航船连夜赶路。

整整两天,罗丘茶饭无味,他想再见女子一面,但是她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用饭也在房间里。

第三天,女子从她的舱房出来,吩咐船家:“前面渡口休息两天,有大风雨。”

罗丘看见她身影大喜,赶紧凑过去问好。女子施礼后回房,并不交谈。

罗丘呆立,怅然若失。

到了渡口,船停在内港。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过往渡船,在这里补给后继续前行。

罗丘高高兴兴去敲门,女子开门出来。

罗丘很开心找到了话题:“我看天气很好,要不要趁此时间赶路?”

女子淡淡道:“一个时辰内便有大风。”说完,她就转身关门。

罗丘再要说,里面不理他了。

罗丘非常失落,慢慢回到自己舱房,刚刚坐下,一阵风已经卷着黑云从天边压过来。

顷刻之间,江水咆哮,大雨如注。从舱内看出去,天地间都是一片混沌。

闪电好像就劈在船顶,一个个炸雷震耳欲聋。

好在这里是内港,江水的波浪不算大。船儿尽管颠簸,一直都很安全。

大风雨持续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雷电止住,只剩小雨连绵,天色眼看要放晴。

罗丘来到舱外,只见水面漂着片片碎木,这是被暴风雨打碎的船只,如果昨天赶路,只怕自己的船只也会散架。

罗丘一阵后怕。

“相公放心,虽然有船儿被打碎,但是无人伤亡,都被救起了。”

身后,女子也走出舱房,来到船头观看。

“没想到你还有观察天文的本领。”

罗丘由衷赞叹。

“略知一二罢了。”

女子不敢和罗丘火热的目光相触,微微偏过头,羞涩道,“相公,此后就是坦途,再不会遇到这么恶劣的天气了。”

“那大家可以继续赶路了吗?”

“且慢,还要等我哥哥来到。”

“哥哥?”

女子忽然低头不语,转身回房。

罗丘的心跳漏了一拍。她离去的一眼,是如此温柔。

傍晚时分,头陀骑马赶到。

“今晚,你就和我妹妹绿萝结婚。”

头陀仿佛在说今天晚上吃面一样普通不过的小事,“这样路上也方便互相照顾。”

罗丘喜出望外,感激地想跪下给他磕头。


? ? ? ? ? ? ? ? ? ? ? ? ? ? ? ? ? 03


接下来的航程,果然都是好天气,顺风顺水。

这一天,船又到一站渡口,处在雪山环绕之中。这里已经非常靠近孜城。

罗丘坐在舱内,细细翻阅孜城资料,这些都是绿萝给他搜集的。

孜城位于山间盆地,盛产小麦,美酒。土人风俗和中土大异,崇信神鬼,不服王化,遇事都由部落中头人决断。

土人之中,共有十二位头人,据说都有非凡手段。以前三位县官之死,据猜测和他们有很大关系。

朝廷治理此地,向来是怀柔之策。

天高皇帝远,有些事情也是有心无力,况且朝中大臣互相倾轧,争斗不已,哪里有心思顾及此处。

罗丘看完资料,暗暗叹气。

向船窗外看去,负责采办补给的绿萝正带人回来,大包小包,箱笼盆罐的一大堆。

“夫君,看看买了什么?”

绿萝一脸神秘的微笑。

罗丘好奇心大起。

一个羞涩的姑娘被绿萝拉倒罗丘面前。

姑娘眼睛明亮,容貌中上之姿,一身农家女打扮,洋溢着青春健康的气息。

“这是阿云姑娘。她命中多子,相公收了她,罗家必定多子多孙。”

绿萝紧紧盯着罗丘,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罗丘咳嗽一声:“万万不可,我是绝不纳妾的。”

绿萝轻笑:“不悔恨?”

“当然!”

“也好。”

绿萝点头,“夫君如此决定,那么孜城头人那边就好处理了。”

“这和孜城头人有什么关系?”

绿萝微笑不语,指挥下人去处理船上的补给了。

船又行了五天,终于到达孜城。


? ? ? ? ? ? ? ? ? ? ? ? ? ? ? ? 04


罗丘带着朝廷任命文书去县衙交接。

县衙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他从门房抽屉里取出县官大印,交给罗丘后就拍拍屁股回家了。

罗丘追上去送给他五两银子,作为这么多天的值班酬劳。

回到县衙,只见灰尘堆积,档案零落,竟然没有一个当差的可以使唤。

罗丘正在叹息摇头,绿萝带着一大帮人赶来了。

这些人都是船上的水手,现在换个身份来县衙当差,指挥起来得心应手,很快就把县衙撑起来了。

花了两天的时间,县衙打扫干净,贴出安民告示,所有的事务都准备妥当。

只是没有一个百姓来看望新的县老爷。

绿萝直接做起了师爷,她写了十二张请帖,请孜城头人来县衙相见。

第二天一早,十二位头人按时来到县衙。数百土人在后围观。

罗丘在大堂端坐。

其中一位中年头人走在众人最前面,他手指罗丘:“你下来,搀我行走。”

这个头人方脸浓髯,一脸傲气,罗丘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罗丘从没见过如此无礼之人,气的脸色发青。

头人站着不动,其他人都站在他身后等待。

罗丘沉着脸道:“本官是朝廷委派,一方父母,岂可……”

未等他说完,那头人哈哈大笑,一挥手,带领众人转身离去,瞬间走的干干净净。

罗丘一拍桌子,大步回到后堂。

绿萝看他气的利害,安慰道:“夫君,降服头人就在今夜,不需着恼。”

“如何降服?”

绿萝微笑不答,取出一团金色丝线,在后堂地砖上,用丝线勾画出一个曲折的线路图形。

接着,绿萝取出一副画挂在墙上,点起一枝香。

这幅画是头陀的画像。

绿萝搬张椅子放在后堂正中:“请夫君坐在此处,切切记得:今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离座。”


? ? ? ? ? ? ? ? ? ? ? ? ? ? ? ? ? ? 05


月亮被云层遮住了,整个县衙在黑暗中静默,悄无人声。

罗丘坐了半夜,感觉昏昏欲睡。

一只猫头鹰从空而降,直接顺着后堂大开的门口,掠入室内。

它碧绿的眼睛盯着罗丘,扇动翅膀直扑过来。

罗丘猛吃一惊,当时就想起来避开,但是记起绿萝的嘱咐,硬是坐着不敢逃离。

猫头鹰仿佛碰到了什么,忽然一拐弯,绕着罗丘飞行,就是扑不到他身上。

罗丘心惊胆战,过了一会,看猫头鹰始终不能靠近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仔细观察,原来它一直顺着丝线勾画出的路线在飞行。

绿萝从侧门进来,笑道:“头人手段不过如此。”

手一扬,一片粉末洒在猫头鹰身上,那鹰摇摇晃晃扑腾几下,落下地来。

几个下人冲进来,将猫头鹰结结实实捆起。

忽的,腥风突起。

院中一声咆哮,一头大虎昂首摆尾,目射精光。

旁边沙沙之声大作,一条水桶粗的大蛇竖起箩筐般的蛇头,吞吐信子,都往大门扑来。

罗丘惊的几乎魂飞天外。

绿萝对墙上画像叫道:“大哥还不现身?”

室中光华一亮,头陀自画像中举步而来,脸上犹有三分醉意。

他毫不惊慌,随手掏出一个袋子,往地上一抛,叫道:“进来。”

那虎一缩,变得如老鼠般大小,一扭一扭地往袋子里钻去。

大蛇见势不妙,掉转身要逃。

头陀一步赶上,抓住蛇尾轻轻拎起,那蛇也瞬间缩小如蚯蚓般,被头陀放入袋子中。

头陀收好袋子,回顾罗丘,笑道:“相公莫惊,这是头人神魂所化,如今被抓,做不得怪了。”

罗丘久久才定下神来,又是惊怕又是疑惑,问道:“我刚刚上任,和他们未曾有过节,为何要害我性命?”

头陀道:“这是前任县官之过。

本地土人未曾开化,男女淫奔,向来自由,当初县官想要以礼仪教化,处死一对私奔男女,激怒了土人,告到头人那里,将县官害死。

从此再上任县官,都不免被害。相公履新,千万要小心处事。”

罗丘这才恍然。

头陀笑道:“头人之中,哈布头人最为利害,这几个被抓,他必定亲自出手,只要降服哈布,余者不足为虑,自然归附。”

正谈说间,院中忽然一暗,似乎一座巨塔从天而降。

众人往外看去,只见一个巨人高至屋檐,青面獠牙,手执弓箭,一箭朝罗丘射来。

头陀一伸手,将箭枝捉住,喝到:“五丁壮士何在?”

院中光明大放,五个金甲巨人凭空出现,团团将青面怪围住。

青面怪见势不妙,转身要逃,哪里逃的掉?被五人扑倒在地,挣扎不起。

头陀哈哈大笑,走到院中,在青面怪头上一拍,这怪也缩小,仿佛一个婴儿般,嘴里咿呀求饶不已。

绿萝笑意盈盈,走过来将婴儿接去:“好啦,做不了怪啦。”

头陀道:“他们被抓,无法回去,明天其他头人必定来求饶,相公不可轻许释放。

咱们先立威,再施恩,方是治理土人正道。

土人虽然野蛮,却言出必行,淳朴天然。相公千万不可歧视,务必要善待他们。”

罗丘连连点头答应。

第二天一早,罗丘还未升堂,一大片土人已经挤满了县衙求见。

八个头人领头,规规矩矩地叩拜县官老爷。其中一人道:

“县官老爷,昨天哈布头人等冒犯老爷,如今已经知错,请老爷开恩放回。”

罗丘点点头:“本官自然会按本朝律法,秉公行事,绝不偏私,诸位放心就是。”

头人们很尴尬,不得不服软,连连磕头,说了许多好话。

罗丘慢慢道:

“看在诸位脸面上,此事倒也可以揭过。只是以后本官治理孜城,诸位千万要合作才是。”

众人不住点头,满口允诺。

罗丘回到后堂,只见前日买来的姑娘阿云一身盛装,怀中抱着婴儿。

绿萝道:“其他头人阴魂都已放回。这哈布头人无子,苦恼万分。

只有阿云这样命中多子的女孩,才可以和他结婚生子。

大家顺便把阿云送给他,孜城头人从此感恩畏德,夫君就坐稳城主之位啦。”


? ? ? ? ? ? ? ? ? ? ? ? ? ? ? ? ? ? 06


罗丘对头陀充满了感激。

如果没有他给自己送来这个美丽保镖,自己不是在大江中被大风浪淹没,就是在孜城中被头人暗害了。

现在,罗丘在孜城说一不二,头人们全都遵守他的章程。

尤其是哈布头人,得到阿云后,诞下一子,对罗丘尤其戴德,时常来县衙拜见,送上土产。

罗丘在城中开设学堂,渐渐将中土礼仪和耕种技术潜移默化地教给土人。

不到三年,孜城大变样,百姓安居乐业,渐渐知晓伦理道德。

往来商旅增多,不再把这里视为畏途。孜城逐渐富庶起来,仿佛世外桃源一般。

傍晚时分,头陀骑马赶到。

这一天,罗丘视察春耕回家,只见绿萝满脸忧愁,双眉紧锁。

“夫人,何事烦恼?”

“我观察天象,接下来有一年干旱期,只怕孜城百姓要受苦了。”

“哦。”罗丘对绿萝的本事深信不疑,“可有骧灾之法?”

“有是有。”

绿萝爱怜地看着罗丘,“此事只有夫君才可以做到,只是太难为夫君了。”

罗丘慨然道:“若为百姓,再苦也使得。”

接下去十天,天气都是好天气,晴空万里无云,太阳晒的大地热气蒸腾。

老百姓觉得今年的春种有个好开头。

一个月的晴朗天气后,人们开始担忧了。

井水见底,小河中的水已经干涸,大河水也浅了一丈多,几乎不能行船了。

灌溉用水已经不够。

头人们用尽他们的法术祈雨,毫无效果。

新种的秧苗都快枯焦,罗丘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

他穿好官服,走到山顶上,顶着曝晒的太阳祈祷上苍。

他发誓,求不来雨,宁愿死在山上。

全城的老百姓都可以看见他站在烈日下的身影。

第一天,天空丝毫没有变化。罗丘在烈日下疲乏不堪。

第二天,天空还是艳阳高照,罗丘头昏脑涨,他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祈祷。

不约而同,全城老百姓都跪到山下。

第三天早上,罗丘呼吸困难,视线模糊,他知道自己恐怕马上就会死。

这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抱住他,和他一起跪在地上祈祷。

“绿萝。”

罗丘艰难开口,声音枯哑。

绿萝眼中亮晶晶的,泪珠滚落:“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山下百姓忽然鼓噪,天边有一丝黑云出现,很快就扩大,滚滚而来。空气中有丝丝凉意沁人肌肤。

绿萝用力扶住罗丘,一字字道:“夫君,是我害了你。”

“我本是青丘狐,修炼千年,还差两次雷劫,就可以修成正果,飞升九天。”

罗丘瞪大了眼睛,看着绿萝的身后扬起九条狐尾。

黑云覆盖了孜城,狂风突然刮起,漫山遍野都是松涛咆哮之声,山丘上,两人的衣衫猎猎作响。

“我功德不够,这两次雷劫本来是无法度过的。”

绿萝温柔地看着他,“幸好我遇到了夫君,夫君待人宽厚有德,上天最是庇佑,因此,我哥哥让我来找你。”

“第一次雷劫是在大江之中,那场风雨雷霆,灭杀一切狐鬼。我全靠了夫君,才得以安然度过。”

“咔嚓!”

一道闪电划过半个天空,光芒刺目。

轰鸣的雷声如同九天之上有大鼓在敲响,隆隆不绝。每个人都闻到了雨水浓浓的水腥味,百姓们海啸般欢呼起来。

绿萝的每一个字,都好像霹雳一样在罗丘耳边震响:

“现在是第二次雷劫,也是我最后一次雷劫,非常利害,夫君的善行都不足庇护我了。

因此,我借这次干旱机会,让夫君祈雨,这次祈雨功德巨大,可以庇护我渡劫。”

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下来,一片片乳白色水雾腾起,被狂风刮的龙卷一般飞舞,百姓们衣衫湿透,在雨中欢喜歌舞,有人喜极而泣。

“这次雷劫之后,我就要走了。夫君,谢谢你三年来一直保护我。你受苦了。”

绿萝在暴雨中吞泣,“对不起。”

雷电密集落在在两人周围,山石打得粉碎,树木在雨中燃烧,但是没有一道闪电打在他们身上。

这是九天劫雷,天地间能避开劫雷的莫过于功德,功德莫过于救生。

罗丘浑身无力,被绿萝用力抱持着。

他用尽全部的力量看着绿萝,目光里全是不舍,喉咙困难地抽动:

“我不怪你。如果……可以重来,我还是……愿意这样……再经历一次。”

大雨如注,两人紧紧相拥,视线纠缠。


? ? ? ? ? ? ? ? ? ? ? ? ? ? ? ? ? ? 07

大雨下了三天三夜。

满城都是欢声,草木生长,鸟雀在天空鸣叫,孜城焕发出全新的活力。

孜城的县官不辞而别,他在县衙门口留下告示,希翼百姓们继续支撑下一任县官。

后来,不止一个旅客说,途中曾经见到两个头陀,他们嗜好饮酒,其中一人非常像以前的县官罗丘。

? ? ? ? ? ? ? ? ? ? ? ? ? ? ? ? EN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老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都说他似人类古书上说的那句“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其绝,世无其二”> 立春过的凤岐山再也没有隆冬的萧条沉寂,躲...
    我是泛彼柏舟阅读 180评论 0赞 1
  • 作为一名宝妈的我,除了照顾小孩,总想在闲暇之余找点事情做。淘宝网购,看微信公用号的文章,刷朋友圈……这些感觉...
    木子萍520阅读 116评论 0赞 5
  • 情为何物千年问,叫人相思夜难眠。 天生魔物植脑海,此物散发便生情。 情顺自然精神悦,情坠深处似毒瘾。 两相情愿最时...
    一村徐阅读 80评论 0赞 2
  • 今天第一天加入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以后可以在这里记录自己的心情,有一点开心,要锻炼一下自己的文笔,在这里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也用...
    秋叶蕾阅读 50评论 0赞 1
  • 1月15日 小雨 今天是特种兵培训的第八天,也是最忙禄的一天,因为今天约好客户要去...
    杨开琴阅读 69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