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离开你 第八十七章 飞蛾扑火


其实林白知道,他早就知道,哪怕李笙磬不说,他也知道,所以他在这段婚姻里被冷落,委屈,却从没想过放弃。可这话如此坚定地从李笙磬嘴里说出来,他心里常年积聚的乌云突然就散了,满心欢喜,无比欣慰。

“他”不懂的他懂,李笙磬跟“他”挣了一辈子的东西,他尽力给她。他懂她的坚强,坚韧,正直和善良,他也知道,她内心缺失和渴望。以及,她应该变成那个更好的自己,她心中渴望成为的那个自己,真正快乐起来,这是她的安全感,他都知道。

他们本就该很幸福,互相依偎,为彼此着想,而一切都源于“我爱你”。

林白伸手去擦李笙磬静静淌成河水的眼泪,没有啜泣,没有嚎啕,只是默默淌成一汪河水。

林白的手很糙,手掌全是茧子,尤其手指的皮肤又粗又硬,指纹很深,骨节都变形了。那是他做了整整六年机加工,黑白颠倒在车床前加班的印记,把每个零件尺寸精确到0.001毫米,甚至分毫无差。这双手跟他身上白净衬衫很违和,与他现在的职位也很突兀,北京丰彦沈城分企业负责人,市场部经理为何是这样一双手?而就是这双手让李笙磬无比心安,欣慰,甚至骄傲。

这个世界没有比林白更了解她的人。他了解从前那个卑微的李笙磬,了解要强的李笙磬。了解孝顺的李笙磬,更了解自私冷漠的李笙磬,和现在正柔软下来的她。

而比爱更浓厚的感激之情占据了李笙磬心扉。

廖一梅说,大家这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李笙磬才惊觉,林白这些年对她点点滴滴的爱,所有的了解,理解和敬重,如春风化雨改变着她,不知不觉治愈她。

亦不知幸而不幸,她用一生治愈童年。而这一生,竟然有人毫不保留,用满满的爱来治愈她,为她遮风挡雨,一点点教她成长。原来,她一直拼命跟老头要的东西,林白都尽数给了她。

如此,若她还要计较,便是贪心不足了!

林白说得对,他们不过被生活重压和疾病吓怕了,也穷怕了!既是如此,老头依然为了生活拼尽全力,让他们一家人得以温饱。如果说李笙磬身上拥有的,让她在困境逆境都坚韧活下去的品质,或者说手段也罢,这些都源于老头。

林白手上硬硬的茧子摩擦她的脸好疼,老头手上的茧子比林白还厚,还硬,更不像一双手,像一块结痂的老树皮,被虫蛀雨锈结了一层层的痂。

她在恨什么?其实她心里无比清楚他的不易,他的刚强和艰难,甚至明白他永远都不会用语言,甚至一切形式来表达爱……既然如此她还要什么?

非要他那句话:当年不让你上学确实没办法,我也知道你为家里牺牲许多。而不是冷漠扔出那句:我供你念书,供到哪都是应该的。

李笙磬只想要这一句!而这样的话,林白说出来很平常,而对老头来说,他心里明白或者不明白,都永远不可能说出口!

好好爱眼前人,那些过往便算了吧!怨也好,恨也罢,不甘或遗憾,都算了吧,没有什么能比好好爱眼前的人,和安心接受眼前这个人的爱更重要。

她不要跳进福窝也不会享,更不要在失去悔恨之晚矣!

李笙磬把林白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握在掌心。她张了张嘴,又努力张了张嘴,不太清晰地吐出三个字,瞬间即逝,不过林白听得清楚。

“我爱你。”这是李笙磬第一次对林白说这三个字,第一次。老头对家人永远不会表达,甚至不知应该表达感情,他用冷漠梳理了多少人的心?所以她不要重蹈覆辙。

“傻瓜。”林白嘿嘿一笑,整张脸的皱纹都挤在眼角,还依稀看到他没发福时候,很帅。

让一切都过去吧,从她这里结束!李笙磬仰起头,让眼泪回流,从心里流出来的泪再流回心里。

李笙磬在家安安静静休息半个月,所有工作都被林白挡了回去。而赵姐在这段时间独当一面,成为她最有力助手。

企业的氛围在慢慢改变,欣欣向荣,李笙磬感觉的到,当她走进办公室看到有条不紊,在她走进库房的井井有条,她早上上班时看不到货车和送货人员身影,等她下班时货车还没回来。送货人员工资翻了一倍,送货量也翻了一倍还多。

所有工作从她追着大家干,到如今各司其职。李笙磬感觉企业脱胎换骨的变化和向上的力量。

当时组建沈城分企业,总经理立下军令状,三年不盈利就撤资,放弃沈城市场。沈城这么大市场,若放弃了,无异于放弃整个东北市场。沈城市场对丰彦的价值,比连市对丰彦价值更高。这是省会城市,是中心,是交通枢纽,放弃沈城,那么北京丰彦再也进军不了东北市场。

第一年林白来沈城组建企业,一切都在乱中存活。今年是第二年,所有人员和工作开始井然有序,逐步上升,那第三年将更上一层楼。

林白说用三年达到盈利根本不可能,毕竟前期投入太大,但他要让企业亏损一年比一年少,让总部可以直接看到沈城丰彦第四年,第五年的盈利状态。那么,总经理这张军令状没有白立,而林白作为负责人,他的成绩有目共睹,这些都是林白将来独自创业不可或缺的经历和背书,还有借着丰彦平台积累的经验和人脉。

林白心里想的,他想达到那个目的和位置,而这中间需要时间,努力,际遇甚至是运气。而李笙磬不是高盈,她对事业没有野心,她要的是自我在社会存活的能力,但她要成为林白最好的助力,帮她站在他想站的地方。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一切都在向上发展,势头冲的很猛,半年后丰彦年终总结,沈城分企业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一倍还多,货损减少到可以忽略不计,当然此是后话。

林白看着报表上数据,圆圆的娃娃脸笑成一个红扑扑大苹果。他算是给总经理,给总企业交了一份好成绩。林白捧起李笙磬的脸啪叽就是一口:“都是我媳妇功劳。”

李笙磬若无其事地撇撇嘴:“切,虽然不知你真心还是假意,我就当你是夸我好了。”

“哪是夸,我说的是事实嘛。”

“切……”李笙磬脖子一耿,转过头又让林白掰回来,“有啥都比不上有个好媳妇。”

“我呸。”林白落在李笙磬唇上的吻还甜,李笙磬嫌弃地擦擦嘴,其实心里欢喜着呢。

李笙磬再见到孙明,不是,是她再见到孙明和高盈。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这一次,李笙磬甚至有些意料之内,不过还是惊了一惊。

李笙磬从来不知道离婚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十年夫妻可以说散就散,十年婚姻说离就离毫无留恋,然后投入前男友怀抱,撒娇亲昵,毫无芥蒂。

如果陶安然和李笙磬有高盈一丢丢强大心里素质,那么人生肯定会有另番际遇,尤其是陶安然,她心里素质最差!

这顿饭吃着颇为尴尬,居高临下的高盈一直在跟李笙磬宣示主权。那翻得意样子意味深长,毕竟当时是李笙磬站在道德制高点提醒她,她根本没有资格爱孙明,那现在呢?

孙明对高盈十年感情失而复得,可能还在梦中,小心呵护,生怕一个不留情,梦碎后恍然惊醒。

至于全程打酱油的林白,再次怀疑李笙磬对孙明感情有异,因为在她看到高盈那刻起,就不由得同孙明客气起来,甚至疏远,孙明没觉察到,但林白知道。

林白心里像被猫抓了一把,甚不是滋味,一顿饭下来,不断猜,猜,然后聊些合作上的事打破尴尬。而那三个人都绝口不提城际那段过往,就好像他们根本没有过往。

高盈去卫生间间隙,李笙磬俯身盯着孙明认真问他:“你决定了?你们两个真能过回从前?”

“我决定了?是吧!”孙明摇摇头,“我悔了十年,爱了十年,每个想她发疯的夜晚都太难熬,与其煎熬下去,还不如飞……就是你说的那个?”

“飞蛾扑火……”

“对,飞蛾扑火。”孙明不好意思地看向林白,“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

“都是兄弟。”林白拿起酒瓶撞了下孙明酒瓶,一仰头灌下去半瓶,“都是过来人,我懂。”

“其实,我特别羡慕你们两个的关系。”孙明有意无意说完,就垂下头兀自喝酒。李笙磬和林白对看一眼,也低下头去。

“要不大家去K歌吧?”高盈回来后,兴高采烈邀请大家。李笙磬立时打了个冷战:“不要了吧?”

“今个这么开心,当然要,你说是不是林经理?”

“是。”

歌已不是十年前的歌,人还是十年前的人吗?

“我唱歌跑调,要不?”李笙磬心里大不愿意,被林白挡回去,“没事有我呢。去,我请你们去……”说着把李笙磬从椅子上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