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20】(汉王问策)


兵仙韩信【20】(汉王问策)

拜将仪式结束后,将士们散去。

这时刘邦召见韩信,对他说:“此前萧丞相数次在我面前称赞你,说你天生奇才,举世无双。你有什么方略计策可以对我说呢?”

韩信拜谢,试探问道:“今东乡争权天下,对手不就是项王吗?”

刘邦斩钉截铁地说:“对,就是他。”

韩信冒昧问道:“大王自己估计一下,在勇敢,强悍,仁爱等方面,谁更胜一筹?在兵力,财力方面,谁更雄厚一些?”

刘邦沉默良久,过了一会儿说:“不如项王。”

韩信再次拜谢,坦然道:“我也认为大王比不过他,然而我曾追随过项王,对他的为人还是挺了解的。”

刘邦饶有兴趣地说:“讲来听听。”

韩信沉着回道:“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利用对方性格上的弱点进行攻击,才是最有效的斗争方式。项羽为人,雷霆震怒时,吓得千百人都不敢动,但他不能放手任用有才能的将领,这只不过是匹夫之勇;项羽平时待人恭敬慈爱,言语温和,有人生病,他必亲自看望,心疼得流泪,并给病人喂药,但是有人立了功,需要加官进爵,他却把刻好的大印拿在手里,久久舍不得给出,这叫妇人之仁。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不足为惧。”

韩信停了停,打趣地说:“口渴得紧,大王可否赏口茶喝?”

刘邦示意下人端来一杯茶,韩信喝了两小口,接着道:“项羽称霸天下,诸侯臣服,但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居然放弃关中的有利地形,建都彭城。彭城四战之地,无险可守,四面受敌。另外他又违背了义帝的约定,任命诸将为王,项羽任命的王和诸侯国原来的王利益冲突,必然战争。他以分封为由,暗地里向诸侯各国仍了一颗随时会爆的炸弹,让诸侯内哄。我观他任命的新王,不是原来诸侯王的对手,战争打响,项羽必然四处驰援。再说,项羽迁逐义帝,士族寒心,他所征战过的地方,多被毁灭,天下多怨,百姓不会诚心归附他的,只不过迫于项王的威慑,表面上服从。项羽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得民心者得天下,项羽其势不长。”

刘邦听的入了神。

韩信歇了下,喝了口茶,继续说:“大王如果反其道而行之,任命天下英勇善战的人,何所不诛!用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以正义之师率军东伐,利用将士东归之心心切,再怎么强大的敌人也无法阻挡汉军前进的步伐。项羽分封的三个关中王,都是原来的秦将。他们率领关中的子弟打了三年仗,其中伤亡不计其数,更要命的是,这三个降将欺骗了秦子弟,投降项羽,结果秦二十万关中子弟在新安被项羽坑杀,唯独这三个人活了下来,还被封为王。秦人对这投降的三个人,章邯,董翳,司马欣,恨之入骨,因此不会拥戴他们。大王入武关,安抚秦民,与民约法三章,大得民心。老百姓翘首以待,等大王回去做关中王。依据楚怀王与诸侯约,大王当王关中,大王为王关中,名正言顺,是项羽负约,才让您来这不毛之地,关中百姓都知道这件事。如果大王挥军东进,三秦可传缴而定。”

刘邦听了心里豁然开朗,非常高兴,认为得信晚矣,并赏赐给韩信许多礼物。

过了两天,刘邦召集诸将议事。在会上,刘邦态度坚决地说:“各位将领必须服从大将军指挥,如有抗令者,军法从事。”

接着韩信指着关中地图,部署手下部将攻击目标,分派作战任务。

自韩信做了大将军后,他吃住都在军营,踌躇满志,废寝忘食的工作,一心想要打造出一支铁军来。

公元前206年六月,时值盛夏,天气炎热,韩信一方面申明军纪,一方面加紧训练。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考验,选拔出了一部分身强力壮,作战勇敢的士兵组成尖刀营。同时还对军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整合,淘汰了一部分老弱病残,以便为东征做好准备。

六月底的一天中午,刘邦决定召见韩信,想了解他近况。

韩信拜见后,刘邦说道:“韩将军,这段时间你也渐渐熟悉了军队,有什么需要我出面解决的,知会我一声,我和萧丞相一定鼎力支撑你。”

韩信感激说道:“多谢汉王关心,暂时还没有。”

刘邦试探问道:“各将士都知道了大家东征的战略。你也知道大家来南郑的时候,已经烧毁了栈道。现在唯一的出路被毁了,该怎么办呢?”

韩信笑了笑,指着身旁的地图说:“这点大王不用担心,就算栈道没烧,它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摆设罢了。我从来没想过要从栈道出去。”

然后韩信走到地图面前,用手指弯弯曲曲画个了一条线,边画边说:“大王,这里有条小路,一般地图上没有标识出来。我从一个当地上了年纪的药农那里了解到,从陈仓小道,可以绕过秦岭,直达关中。老药农告诉我,知道条路的人很少。在老药农的带领下,我亲自带兵侦查做了实地考察,这条小道确实能到关中,并绘制好了地图。”

说完,韩信慎重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羊皮纸承奉给刘邦。

刘邦接过纸,一看,心里大惊,居然和张良送给自己的那张地图相差无几,心想:“英雄果然所见略同。”

刘邦还是有些疑虑,问道:“这条陈仓小道真能出去?”

韩信一脸肯定地回答:“恩,确定无疑。”

刘邦听到此话,心里高兴,心想:韩信的计策居然和张良的临别献计不谋而合,看来韩信是有周密的计划了。

于是刘邦微笑着说:“韩将军必定已有计划,得将军真是天助我也,愿闻其详。”

韩信接着分析道:“此路是小道,崎岖不平。虽然路难行,但是能行。大王,我已挑选出了精兵,加强了山地攀爬训练。另外淘汰了两千多老弱病残士兵。兵法上说,兵以正合,以奇胜。大家可以利用淘汰的这两千多老弱病残加当地农民去大张旗鼓地修栈道,做为疑兵。另外以精兵出奇不意,经陈仓小道直袭关中,明修栈道作为幌子,暗度陈仓是目的,一明一暗,一正一奇,打章邯一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按此计实行,关中对大王来说必然唾手可得。”

刘邦佩服地笑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军真是军事奇才。”

韩信鞠躬三拜,谢道:“多谢大王夸奖。”

刘邦心中期待,满怀希翼,但还是谈定地说:“你下去认真做好准备。”

韩信告辞说:“诺。”说完退了出去。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刘邦经常派手下给韩信送去美食和上等衣服,对韩信礼遇倍加。

韩信派这两千多老弱病残士兵合同当地农民,大张旗鼓、声势浩大地去修栈道。栈道蜿蜒匍匐于悬崖峭壁间,士兵站在搭好的横木上,往下看,脚下如临深渊,不得不让人心惊胆战,两腿发抖,加上岩石坚硬,不好凿洞,工程进度非常缓慢。

雍王章邯听说刘邦率军在日夜修复栈道,特地派兵前去打探。

探子回来报告说,工程进度十分缓慢。

章邯作为一个老秦人,他对那里的地形再熟悉不过了,栈道易毁难修,要修通也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在栈道出口占据有利地形修筑、加固关卡,并派重兵把守,日夜注意栈道进度,并严令部下:“不准放一个汉兵过来,违令者斩。只要汉兵修到对面悬崖峭壁上时,到了强驽的射程范围之内,一律射杀。千万不能让栈道修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