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光】| 若思念盛开,我定摘一朵寄您

一、拾与忆

01

她是我二伯母,虽不是我的生母,对我来说却是母亲一般的存在。

2016年7月11日,她因乳腺癌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一年,她刚好40岁。

她有两个儿子,从小她就经常和我说,我喜欢女儿,做我女儿好不好呀,每次听到她这一句话,我都只是捂着嘴巴一直笑,不作声。

虽然从没回答过她,但大家之间已然慢慢形成了母女般的关系。

二伯母离开已有1425天,将近四年的时间。


02

因为就读的小学离二伯母家较近,小学时我就住在她家。

我每天上完学回到二伯母家,周末两天爸爸再来接我回自己家,在二伯母家生活的那段时间里,我感受着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二伯母每天变着花样给大家做好吃的,似乎任何一种菜肴只要经过她的烹饪都会变得异常美味。

我明明可以在学校吃午饭的,但二伯母却隔三差五来给我送饭,不论我怎么劝说,她都持以坚决的态度。

“我想让你在学校吃好一点。”

就是这句话,温暖了我好久,我也被二伯母的行为深深感动着。

可她温暖我的哪里又仅仅是这句话呢,她是真的把我当作女儿来对待。至今,二伯父与二伯母的屋子里还留有一间我的房。

同学们都以为她是我的妈妈,我也从来没有说明过。


03

二伯母喜欢旅游,小时候我跟着她去过桂林、杭州、厦门、北京、贵州和云南。

与伯母的所有合照,都在曾与她一起旅游的相片里。

我一张一张存在手机里,想她的时候就看一看。

记得二伯母说过她最想去西藏,还给我看西藏景点的照片,当时我就被这个地方吸引了。

我说,长大后要带她和妈妈一起去。现在,这个愿望永远不能实现了。

我,一定要去一次西藏,如果可以,我还要把这些地方再走一遍,带着我与二伯母的照片,走一遍,去西藏。


二、悲与痛

04

2016年4月,二伯母开始腰疼。

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腰疼,她自己也没在意,就买了很多的膏药贴着缓解。

5月中旬,二伯母腰疼得实在利害,去医院检查,是乳腺癌晚期。

病灶一年半前就有了,因为不明显,再加上二伯母平时吃保健品贴膏药,病情迅速发展起来。

如果早发现,可以做切除手术,但现在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了。大家家里人都痛心不已。

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沉默了许久,哭了好一会收拾了一下就立马和爸爸妈妈赶到医院去了。

我看到二伯母躺在病床上,她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真得难以接受她是癌症晚期。

尽管结果难以接受,但还是要积极配合治疗。

自从入院以来,一次次的化疗以及一系列的治疗过程让二伯母苍老了许多,病痛的折磨与药效的反作用使她的外貌在一天一天的发生变化,与两个月之前判若两人。

大家都陷入悲痛,坚强的二伯母反倒安慰大家。

她已经变得很瘦了,脸部微微凹陷了下去,可手臂和双腿是浮肿的,肚子里也有积水,鼓鼓的。

我每天给她按摩,给她揉手臂和腿,因为我每次给她按摩之后浮肿都会减轻一点,我希翼浮肿消除后她就会好,我在心里这样祈祷。

这时候二伯母的病情已经控制不住了,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肝部积水严重,走动困难。

“治疗已经没有意义了,应该就这几天了。”

得知这句话,我又哭了好久好久。

05

7月11日凌晨三点,二伯母去世,听伯父说,二伯母在睡觉之前转着脑袋看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您一定十分不舍吧,那时候哥哥18岁,弟弟才11岁。

那段时间正是征兵,一切流程都在陆续进行着,以哥哥的条件,当兵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哥哥要面试的那天,您突然难受起来,由于他担心您,所以毫不犹豫地放弃了。

弟弟也很懂事,那个假期里没有提出要去外玩,安安心心地在家陪着您。

伯父每天做着您爱吃的菜,买您喜欢吃的水果。

我每次见您,您都是满脸笑容。

那几天您的状态很好,让我以为您就要好起来了。

但是,您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三、思与念

06

对我来说,我失去的是爱我疼我的二伯母。

可对于哥哥弟弟来说,他们失去的是自己最亲爱的妈妈。

而对于伯父来说,他失去的却是自己最爱的人。

葬礼在老家举行,小小年纪的弟弟跪在二伯母身旁撕心裂肺的痛哭,扯着嗓子一遍一遍地喊着妈妈。

哥哥跪在灵牌前一张一张地撕着纸钱,低着头反反复复的去烧,地上被泪水浸湿了一片。

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我的眼泪一颗一颗的饱满落下,刚掉下,又流出来,最后模糊了双眼。

葬礼的最后一个晚上,我看见伯父捂着嘴巴泣不成声,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在最后的一晚爆发,流下无比伤心的泪水。

这本来是一个完整的家,如果二伯母不曾离去。

这么幸福的家庭,我想,在二伯母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即使被病痛折磨着,她也一定是快乐的吧。

07

半年前,您来到我的梦里了。

我经常想起您,也一直希翼能在梦里与您重逢,这么久了,可您只来过这一次。

短暂又漫长,在梦里,您来学校看我了。您给我提了很多水果,等我下课,带我去外面吃饭。

找到一家饭店后,又变成回到了您家,哥哥弟弟以及伯父都在,您为大家做了一桌子的饭菜。

吃着吃着,又变成您躺在床上,我为您送饭,回到了您生命里最后的那段日子,梦里都是回忆,但一切又都很真实。

枕头湿湿的,心里非常难受。慢慢地,我醒来了,意识到这是梦,但我始终不愿睁开眼睛。

我紧闭着眼希翼自己再次入睡,回到梦中。

08

如今哥哥22岁,弟弟15岁。

哥哥努力成长为了更好的大人,找到了自己所热爱的事,弟弟一如既往地懂事,已然变成了一个小大人。

二伯母走了之后,妈妈对弟弟关爱有加,像之前二伯母疼爱我一样,把弟弟当作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对待,我也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弟弟。

二伯父始终不顾他人的劝说,坚决不再娶,这几年来,我看着他默默地守护自己的家,也给我无尽的关爱。

我在心里暗下决心,等二伯父老了,我也承担一份赡养他的责任,心甘情愿。

09

二伯母虽走了,但在大家心中永恒。就像臧克家说的那样:有的人死了,她还活着……

五月的鲜花,洁白无瑕,有一株,是我寄给你的。遥远的思念,天堂,我想一定也繁花似锦吧。

二伯母,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本文由文字之光荐文官渐行渐远渐无穷推荐。


本文由“文字之光社区”助力。

文字之光】是已立项注册,自2020年元旦始启用。【文字之光】是由文字之光社区居民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而设立的专题,专题目前不接受投稿。

广大优秀编辑可以投稿到它的优选专题【金色梧桐】中,编委会从中选出优质文收录到【文字之光】,并从中精选出最优质文加以推广。大家期待你的优雅亮相!你若能甩出掷地有声、灵动有趣的文字,大家定会用足够的真诚与你的文字共舞,让优质的文字发出耀眼的光芒。

大家都是见证官:见证优秀,共同成长。

找到大家有两种方式:

01 在微信群中搜索文字之光

02 发简信联系文字之光主编韩涵微语副主编无色生香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