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等不到一个胆小鬼的求婚

我的男孩,当你看到这份邮件,我已经在飞机上了,去那个我很早就和你提过的地方。念叨这么多年,我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目标,去那里读书了。

你会觉得我很烦吗,走都走了,还要发邮件给你。
大家分手的那天晚上,你转身走的时候,我看到你流眼泪了,你歇斯底里,你把自己的嗓子都喊哑了,你说你不知道到底该给我什么,到底给我什么才能让我满足。
你问我,为什么就到了分手这种地步。

当时我没有回答,我想我不能哭,我怕我一说话就崩溃。

大家在一起六年了。
这六年里,你对我真好,那个时候大家还多年轻啊。
每天下课了一起去食堂吃顿饭,就是约会。还记得有一次,大家点了一份从没尝试过的汤,食堂的大师傅们都是诗人,他们给这个汤的名字叫“久久为伴”。
你说,这个名字好,是大家。不过汤一端上来,大家都要笑死了,就是切段的韭菜鸡蛋汤,怎么配的上那么矫情的名字。可是自己点的汤,怎么着也要喝完。
你当时真好笑,你说,我是韭菜你是鸡蛋,来,干了这碗汤,大家就真的要久久为伴。
那时你还不知道,我吃了韭菜就会呕,可是那我喝过最好喝的汤。

你记得吗,大二冬天,我送过你一条围巾。当时宿舍的女生都和疯了一样织围巾,好像把围巾套在自己的男孩脖子上,就像月老牵红线一样可以牢牢把对方套住。
我不会织围巾,可是我这么俗,我也想把你套住,我抓着你去买了毛线,和舍友学了好久。你嚷嚷着就算我织好了也不要戴,你说只有娘炮才戴围巾。
我织好送给你时,你这个表里不一的人,几乎是抢过去的,你说好啦,从此我就是你的人了。可是我织的太丑了,毛线的颜色也买的很失败,你戴上去真的很娘炮。

大家不是一个专业,你们专业女生多,大家专业女生也多。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总是偷偷去侦查,看你有没有和谁走得近,狼多肉少真是太危险。
很多次,你都搞不清楚我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你说我太奇怪,还不要说明清楚为什么生气。我是说不清楚,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怎么好意思把看见你和别的女孩子说话作为生气的理由呢?
好在,大家从不生隔夜气。你骑自行车带我在学校里兜风,带我去夜市吃麻辣烫,带我去好吃的餐厅腐败,带我去看最新上映的影片。

大家一起度过了很多好时光,我最好的记忆,是有一次大家撺掇两个宿舍联谊,我坐在马路边上等他们,你跑去给我买了一个糖葫芦,你说吃吧吃吧,先开开胃,一会把他们吃穷。我说好,一个不够,你再去搞一个来。
大家俩坐在那,吃了很久的糖葫芦。

你这个人,什么都好,温柔细腻,和你在一起,我觉得舒服。你总是变着花样地能扯,总是把我哄得开开心心的。
就连上床这种成人话题,你也能扯得让我不害羞。你说,灵肉交合是迟早的事,这件事是爱情甜蜜剂,不信你试试。如果你不愿意合,大家可以再等等,那就等到结婚好了。
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我在心里偷偷笑了很久。当时我太不矜持了,我突然想到侯孝贤的影片《最好的时光》里的台词,“你想和她上床,她也想和你上床,你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上床,但不知道你们会在哪一天上床,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既然大家都想上床,我说,那就合吧。

爱上你,确实是我最好的时光,直到现在,大家在一起的日子,也是最好的时光。
就像《爱情与灵药里》,安妮海瑟薇说,我小时候常常担心长大后会和谁在一起。我也很担心,但是后来知道这个人是你,我开心都来不及。

你问我毕业后有什么打算,我说你在哪我就在哪,你的打算就是我的打算。你说,没遇到我之前呢?
没遇到你之前,我的计划是毕业了就回家,找一份工作,然后结婚生子,过着平淡生活,当然在回家之前,我要出国看看,去国外再读书,先感受一下这个世界。
可是遇到你之后,我觉得们应该选一个折中的城市定居生活,大家都做离家的孩子,谁也不委屈谁,大家一起为大家的小家打拼,养一只猫一只狗,过着所有年轻人不轻松却幸福的生活。
我给你的爱,就是遇见你之后,只想和你在一起。

可能是我的爱让你害怕了,你说大家分手吧,你说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可是我没说要什么啊,我知道这个世界男孩都辛苦,可是我没让你买房,没让你养我,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生活大家两个一起拼,我真的什么也没要,我只要你。

你那么坚决地要和我分手,你个胆小鬼,面对真实的生活你竟然害怕了。
我说我在上海等你,我等你去找我,我不回家,我等你不害怕,我等你准备好。你摇了摇头,抱了我一下,看着我走。

我就知道大家不会分手,所以你去上海找我的时候,我那么平静,我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我没告诉你,我有多怀疑,我在一个人的晚上哭了多少次。

你到上海来,大家没有同居,朋友问我,你们为什么不住在一起,这样可以省房租,省好多乱七八糟的钱。我说,不能让生活的柴米油盐和鸡毛蒜皮在婚姻之前就耗尽了大家的浪漫,等各自变得更好之前,还是独自生活比较好。

我想了想是这样吗,我不是这样想的,柴米油盐什么时候都会有,迟早都要面对,我不怕啊,我对大家的爱有信心。可是你没有,是你说,你要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住,工作太忙,你没有时间照顾我。你不要结婚,你不想结婚,你说要等你挣到足够的钱,才会和我住在一起,因为那个时候,我才不会跟着你吃苦,你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我真的没有要求什么,我所有的要求就是和你在一起,我说了很多次,我不怕吃苦。
你还记得我给你读过我最喜欢的作家亦舒说过的一句话吗,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就是“从今以后,她将为我洗衣服,倒烟灰缸,铺床,我将为她分外辛劳地工作,每个月把薪水拿回家,我将永远不敢与老板吵架。“

我想说大家可以精彩,也要学会忍受平淡。但是我又不想表现地像一个恨嫁女,我说好,我等你。
于是我等你,等了三年,这三年里,你总是说现在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还要再等一等。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讨论结婚这件事,你开始矛盾,你说,结婚什么的好麻烦,还是这样恋爱的状态最舒服。或者说,我还没能力给你想要的生活。

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生活,可是我想要的生活就是他妈的和你在一起啊!我没要求豪车,也不要别墅,甚至不需要在这个城市里的一室一厅,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做你的小妻子,一起过大家的小日子。我知道我不是另类,很多女孩和我一样,不要有房有车的男人,因为房子车子很多男人都可以给,可是相爱的多巴胺,只有自己喜欢的男孩能给。

这个世界不宽容,这个世界对谁都不宽容。可是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对你宽容,但是你总是把你的自卑和没信心,推到我身上来,我也很累。
你突然这么敏感和自卑,敏感到,翻我的手机,看我的通话记录,查我的电子邮件,看我微信的通讯录。
我突然想到当时的我自己,那时我那么爱你,也是这样整日不安。所以我给你最大的安全感,随时报备行踪,和你说明每一个电话信息,我不愿你误会一点点。

大家宿舍联谊,你上铺和我下铺恋爱了。前几天,大家一起去他们的婚礼,看他们交换戒指,看他们敬酒祝辞,我舍友的婚纱那么美,她的笑容说着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你舍友敬酒时,问大家,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等也等了太久。
我看到了你眼里的闪烁和逃避,那一瞬间,我相信,大家不会结婚了。我始终无法安慰你,始终无法战胜你对大家共同生活的恐惧。

我开始相信一句话,爱得早,不如爱得刚刚好。这么多年,我一次一次去表示自己要和你在一起的决心,证明大家有能让大家过得好的能力,都被你一次一次地推翻。可能你太爱我,真的不允许我受一点点委屈。
我的脑子里,有了这样一种奇怪的想法,或许你在等我离开你,等我和一个已经准备好结婚的男人走,这样你就能抱怨这个世界真现实啊。
这样,大家没有在一起,就不是因为你不够努力,而是因为我太势利,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啊,男孩,我等你长成男人真的等了太久。在这场感情里,大家都失败,我始终给不了让你相信我的证据,可能你永远都做不好和我在一起的准备,你已经不爱我了,你爱的是努力给我想要的生活的你自己。而我在你心里,每说一次大家,就变得面目可憎,是一个逼着你给我幸福生活的恨嫁女。

算了。可能分手,对你我都是摆脱。
男孩,你别哭,我依然爱你,爱那个和我一起坐在马路边的你,爱那个曾经给我擦泪的你,爱那个还是一脸无畏说大家要久久为伴的你。

你问我到底要什么,可能我什么也不想要了。

我的男孩,你别哭,这是我给你的笑忘书。祝你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