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选举

运动会结束,大家还沉浸在兴奋中,老班就给大家一个任务:运动会一定有触发你的地方,大家要及时做好总结。

是作文吗?不是,是班级应该形成共识。

老班的做法总是和别的老师不同。每件事后及时总结总能发现一些不经历的经验或者教训。大家很多人都在以后学会了这一点。大家发现大家比别人走得要稳一些,有时还会少走弯路。

班干部会议集中大家的智慧总结了几条,大家觉得靠谱交给老班。到现在我还记得有这样的表述:

没有一蹴而就,锻炼不是一时,坚持晨跑,长练长进。

增强整体实力,以强胜强,不论学习还是体育。

不能寄希翼有人力挽狂澜,侥幸心理害人。

我不喜欢读书,虽然他们说总结的适用于一切工作,但是他们也知道道理可能人人都懂,做起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

没有人强求你,大部分人认可并实行其实已经是巨大成功。我工作以后才发现,在一个单位里,最难的不是技术,最难的是人和人的相处,是复杂的人际关系,谁能把大家的思想统一起来,那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没有神!

运动会结束,运动会的影响还在持续,大家的团结似乎有了很大的起色,班级步调一致的行动越来越多。

十班出去总给人说不出的感觉。

大家问候所有老师,而别的班只问候教自己的老师。

大家进餐都有人带着书,老班不提倡,但是也不反对。拿书的人越来越多,不读书的人感到压力。最差的人有时也想装一装。

我出教室,从来不带书。

上课举手的人多,回答的人多,睡觉的人还有,那是叫不醒的。

运动会后第二周,班级调整班委。对临时班委的工作进行评价,通过投票的方式选出正式班委。

我觉得老班的决定多此一举,大家在临时班委的日常中都已经习惯,忘记了临时两个字。为什么还要来这一出?

老班说,这是程序,程序都不合法,名不正,言不顺。

在以后很多时候我都经历连程序都没有的利益分配,更何谈程序合法。老班给了大家最初公正公平,我以后才认识到,那是多么豪侈的东西。

不记名投票,所有班干部,自班长到组长。

无记名投票,如果不是当场唱票,难免会有猫腻,很难令人信服!

选举是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老班突然宣布的。他的意思是,突然宣布不会造成拉票产生的后果。大家都会得到公正的机会。

选票已经印好,职务就在上边,大家只要在相应的位置填上名字即可。

填名字的时候,不允许商量,不允许交流,老班的意思这样比较接近公正。

好吧,那就写吧,全班静悄悄的,好像手中的笔都有了一种庄严的感觉。

写好选票,大家再选出两个监票人,一个唱票人,这些人都不是临时班委里的。

这是要当场出结果的节奏啊!

老班说,班级是大家的,你们认可的人,能带领大家走得更稳健,学生就是要学会自己管理自己!

以前大家的班委都是老师指定的,往往都是那些学习成绩好的,其实他们也有毛病,有时毛病还很多,不过是一好遮百丑而已,成绩好,什么都好,不好的都忽略掉了,选择性无视!

真的新鲜啊!

期末评选先进,老班也是突然宣布,也是无记名投票,也是当场唱票。很准的!有人学习成绩好,但是不为班级出力,对同学的事漠不关心,自私,不被选上,在十班也是有过的。

我关心自己,在劳动委员一栏里,我填的是自己的名字,我希翼继续任职,我觉得我有可能不能当选。我成绩差,在班里捣蛋次数最多,也只有对检查卫生的工作积极肯干。

这会儿我其实是有些悔恨的。如果不是那么刺头,可能拥护的人还能有几个吧。学习成绩再好一些,可能再增加几个吧。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唱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