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汉初三杰 兵仙韩信【15】(鸿门前夜)


兵仙韩信【15】(鸿门前夜)


三天禁闭期满后,韩信被放了出来,听闻二十万秦军已被坑杀的消息,他眼角含泪,心里满是痛惜和无奈。

章邯投降,秦代再无可以阻挡楚军前进的人。

项羽率领诸侯联军四十万浩浩荡荡西征,一路再也没有遇到过对手。

韩信在西征的军队里,仍然是持戟宿卫,听说刘邦拿下了关内,尽除秦严刑酷法,与民“约法三章”:杀人偿命,伤人及盗窃收监,此举大得民心。

这让韩信看到了希翼,良禽择木而栖,贤士择主而辅。

他觉得刘邦是一个可以辅佐的人。

诸侯联军来到关内,见气势雄壮的函谷关有兵把守,大军不能顺利进入,再仔细一看士兵装束,知道不是秦军,打探消息后才知道是刘邦派人守关。

此时刘邦占领了咸阳,秦二世已投降。

项羽大怒,心想:自己带领楚军欲血奋战,消灭了秦军主力,胜利果实却被刘邦抢得,让他闷不做声地捡了个便宜,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更可恶的是,他居然还派兵把守函谷关,难不成他是想作关中王吗?

于是项羽派当阳君进攻函谷关。守军哪是对手,不一会儿,就弃关逃跑了。项羽率大军入关。

关中平原,一望无垠。时值隆冬,到处白茫茫的一片,将士们都是南方人,没见过如此雪景,个个喜不自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大军在戏下驻扎下来。

刘邦的军队驻扎在霸上,之前刘邦曾投靠项梁,如今项羽为上将军,从上下级关系来说,刘邦隶属项羽指挥。

现在刘邦坐拥关中,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老大,居然派兵守关,项羽怎么不愤怒呢?

楚军刚到戏下,刘邦还没来得及与项羽相见。

刘邦左司马曹无伤就悄悄的派人密见项羽,从中故意挑拨说:“沛公他想作关中王,封子婴为相,拥有不计其数的珍宝。”

项羽一听大怒,他清楚:秦横扫六国,一统天下,咸阳为首都。咸阳成了全国政治经济学问中心,皇宫的富足可想而知。刘邦想独占胜利果实,为王关中,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这是想得天下吗?

过了一会儿,项羽下令:“明天宰羊杀牛,好好准备酒食,犒劳士兵,为击败刘邦军做准备。”

当时项羽军四十万,在新丰鸿门。刘邦军十万,在霸上。如两军打起来,实力悬殊太大,刘邦无胜算。

范增对项羽说:“刘邦在山东时,贪财好色,如今到了咸阳,不宠幸美女,也不搜刮民财。并废除秦法,与秦民约法三章,杀人偿命,偷盗抢劫收监。刘邦志向不小,我派人望霸上,有天子祥云,成五彩缤纷,云像龙虎。趁刘邦羽翼未丰,正是进攻他的好机会,不要错过。”

楚军左尹项伯,项羽的叔叔,和张良有交情,是故人。他听说项羽要攻打刘邦,知道张良跟随刘邦在军中,如果打起来,刘邦必败,张良也性命难保。

于是项伯趁夜来到刘邦军营,对卫兵说是张良的好友。

卫兵通传后,见到张良。

项伯对张良说:“快收拾东西和我走,项羽明天就要打过来了,时间不多,留在这里只有等死,赶快!”

张良想了一下,说:“我奉韩王之命,跟随沛公。如今沛公有难,不说一声就走,就是不仁不义,你等我一下,我去跟沛公说一声。”张良于是去见沛公,把情况向沛公说了一遍。

刘邦惊惧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呢?”

张良七愤说:“谁为大王出的馊主意,拒关,不让诸侯军入?”

刘邦道:“鲰生进谏说,派兵守关,不让诸侯军进入,秦三面环山,独东面函谷关,可攻可守。关中平原,资源丰富,足够成就王业。我听着不错,所以采纳了。”

张良沉着地说道:“如今函谷关已破,以目前大家的实力,沛公能阻挡项羽吗?”

刘邦沉默良久,说:“不能,哪怎么办呢?”

张良道:“请对项伯说,您不敢背叛项王,让项伯从中说情,事情或许有转机。”

“你和项伯有交情?”刘邦问。

张良回道:“项伯曾经杀人,我救了他,对他有救命之恩。今天情况危急,幸好他来告诉我。”

刘邦觉得事情有转机,说:“你和项伯谁的年龄大?”

张良听到这话有点意外,以张良的聪明,一下明白了,刘邦这是要和项伯套交情,说:“比我大。”

刘邦道:“你快快把项伯叫来,我得叫他一声哥哥。”

刘邦确实智慧,在处理大事的时候,沉着不冲动,而且还能考虑到细节。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和项伯拉近了关系,事情等于成功了一半。

张良出去给项伯说,沛公想见你。项伯碍于情面,只得答应,于是和张良一起去见刘邦。

刘邦在门外一直等着,见到项伯来,急忙上前,紧紧握着项伯的手道:“哥哥深夜前来,辛苦了,往里坐。”

他拉着项伯的手进屋坐下,说:“我和张良,虽然是上下级关系,却比兄弟还亲。张良,人中俊杰。你比张良年长,就是我哥。”

然后亲自为项伯斟满酒,再给张良和自己倒满,说:“大家端起酒杯,我祝项兄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干了。”

三个人一饮而尽。

刘邦接着说:“我有女儿,待字闺中,想许配给项大哥的儿子。如不嫌弃,今天大家约为婚姻,结为亲家。”

项伯道:“大王抬爱,受宠若惊,定为大王尽力周旋。”

刘邦笑了笑,于是又和项伯喝了三大杯,然后示意手下,拿出一对玉璧。

刘邦接过玉璧,双手承上送给项伯,说:“亲家,点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收下。”项伯心里高兴,接过玉璧收下了。

刘邦说明道:“入关以来,我秋毫不敢犯,安慰百姓,封存府库,等待项羽大将军,之所以派兵守关,是因为非常时期,防止盗贼出入。我日夜盼望将军来,怎么敢反呢?希翼项伯兄向项羽大将军如实说明情况,我确实不敢违背大将军,不敢忘记大将军的恩德。”

项伯嘱咐道:“你明天早点来,这事得你亲自向项王谢罪,我定会从中帮助你的。”

听项伯这么说,刘邦迟疑了一下,看了张良一眼,见张良点头,于是答应道:“我明天一早就来。”

项伯于是趁夜回到项羽军中,去见项羽,对项羽说:“沛公先入关,大家才如此轻松的进来,沿途再没有遇到过秦军。如今人家有如此大的功劳,不如善待。”项羽尊重长辈,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刘邦带着百余来人,骑着马去鸿门。

辰时刚过,来到军营。刘邦参见项羽,拜谢道:“臣与将军浴血奋战攻打秦军,将军在河北奋战,我在河南周旋,我能先入关,这全是大将军您的功劳啊,因为大将军您吸引了秦军主力。将军功高盖世,震烁古今,另人仰慕。今天又见到将军,甚是欣慰。一定是小人之言,让我和大将军您产生了误会。”

项羽随口说:“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说的,不然,我也不会这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