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9

说说赌博的事儿(戒除赌博小说连载)

编辑/大成子

十五? 好色的孙超(上)

孙超原本是吉林省四平市人,十几岁时把别人打伤,害怕公安局抓他,跑路来到M市,躲藏在姐姐家。三年前,他姐姐嫁到M市,嫁给了一个姓魏的鱼贩。

孙超来到M市呆了一段时间,发现这里比四平好,宽阔无垠的大草原,洁白的羊群,清新的空气。孙超发现,这里不止是自然环境优美,人在这个地区更容易生存。没工作不挣钱这些都不要紧,都不会影响最基本的生存。比方说,秋末冬初,蔬菜粮食是最便宜的季节,这时,买上几麻袋土豆倒进地窖,买两袋大米塞进床下,这一冬天的基本生存就有了保障。如果连买土豆和大米的钱都没有,那只好到草原上抓一两只羊,杀了以后,卖一只就够买粮食和蔬菜了,留下一只,等大雪天,自己涮火锅。那几年,在草原上偷个牛羊什么的,太简单了,现在可不行了,那样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最容易解决的是越冬的煤炭,M市有个号称是全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煤炭又多又便宜,不用买,直接去偷就行。说偷有点难听,就是你弄辆车到煤矿上,大模大样地装上一车,装满就走,就像在自己家的煤矿一样,绝对没有人管你。看见你的人都知道,这孙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大老远的跑到这里装一车煤。因为M市的用煤企业有很多,几乎每个用煤企业都有一条专用运煤铁路,就是那种窄轨的,供老式蒸汽机车行驶的铁路,企业内部的煤炭堆的小山一样。几乎每个职工家里,烧的都是其所在企业的煤炭,他们也烧不了多少,供暖是统一的,价格低的不能再低了,你没钱交取暖费只要说一声就完了。光是做饭,也用不了多少煤。有的人不在用煤企业工作,那不要紧,只要有亲戚朋友在用煤企业工作就行。说我没有亲戚朋友,那也不要紧,只要在用煤单位有个把熟人,打声招呼,然后找车去拉煤就是了。那里的火车司机多,认识火车司机就更好办了,他会在你指定的时间地点停下火车,把最好的煤卸在那里,你抽时间去拉回家就行。能舍近求远到煤矿上拉煤的,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这些是次要的,真正让孙超迷恋的是,这草原上的牧民太纯朴了,太好骗了,随便撒个谎,就能牵回一头牛或者两只羊什么的,你有钱都不敢给牧民,提钱多伤感情,牧民会认为你睢不起他。这样的地方,谁会不喜欢?不但孙超,像小林这种最恋家的人,到了这里都不愿走了。

孙超原本就是个小混混,到了M市以后,很快就和一些千手玩到了一起,也就顺理成章地学会了赌桌上的一些东西。后来,他光荣地加入到了M市地区的蓝道队伍里。再后来,他和龚长明成了朋友。那时龚长明还没结婚,经常到孙超家喝酒。孙超有一妹妹,孙妹妹被龚长明的长相及谈吐吸引,尤其迷恋龚长明在戒指上哈气往裤子上蹭的潇洒动作,于是,龚长明成了孙超的妹夫。那几年,M市刚刚成为对俄罗斯的通商口岸,钱很好挣,喜欢赌钱的人不少,可职业千手却不多。因此,孙超和龚长明的日子过得非常潇洒。他们的姐夫,姓魏的那个鱼贩子有点眼热,说我这风里来雨里去的,一年到头也就是挣个万把块钱,还没有你俩推一场牌九赢得多,算了,我弃暗投明,还是和你们一起走蓝道吧。就这样,孙家成为M市地区为数不多的千手家庭,赌博产业化,利益最大化。当时,孙超和他的妹夫姐夫,以及他们各自的妻子,还有孙超妹夫姐夫的妹夫姐夫们,大都成了职业或半职业的千手,壮大了M市的千手队伍,为中国的赌博事业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孙超的赌博技术不算是高手,但他胜在胆子大,人长得又是一副凶相,一米八五的身高,身材魁梧,满脸横肉,基本弥补了千术不精的缺陷。有一回,小林和孙超在一起打麻将,另外两人一个是老师,还有一个是小姐。开始时,小林还想着像以往一样,和孙超联手打,既安全又快捷。可孙超那天喝醉了,他说,摔老尖,凭手上活。“摔老尖”是蓝道唇典,通常的意思是不用千术,完全凭手气,像四个千手实在无聊了,坐在一起打麻将,大家的那点武艺谁心里都有数,都不能使,这就叫摔老尖。如果遇到“死点”,那些什么“远接近”、“万里长”之类的活反倒耽误事,还不如随机应变来得快。

在那次麻将实战中,小林和孙超都用了两招,一是万里长,再就是多头,也就是藏起一两张麻将,小林和孙超虽不配合,但有默契,那就是不抓对方的炮,就是说他点炮小林不和,小林放炮他也不和。可孙超有些过份,他藏了四张牌,四张牌放在麻将桌的抽屉里,码牌时用上十七路,牌抓到手里就听牌,和单调,别人打出一张,一脸横肉的孙宝就大叫,等等,我看看和没和,说着拉开抽屉,把别人打出来的那张牌和他“藏”的四张牌对照,如果和了,他就拿出单调的那张牌,往桌子一拍,醉醺醺地告诉人家,我和了,给钱。说实话,那天小林感觉很没面子,孙超他真的丢尽了蓝道人的脸。

麻将局结束后,那个小姐偷偷地拉住小林,“刚才那人偷牌。”她指着坐在那数钱的孙超说。小林心里一惊,问那个小姐,那你怎么在牌桌上不说。小姐说,我不敢,他醉成那副样子,万一打我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