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碎语

闷不做声的天气,似乎在酝酿一场风雨。向远处望去,黑云压城,浩浩荡荡,“战争”一触即发。想象中,电闪雷鸣,乌云密布,天空拉下雨幕,轰隆隆,哗啦啦,一如憋闷许久的脾气,爆发后即畅快淋漓。可终究老天憋成了忍者神龟,一忍再忍,一整天都在与云丛斡旋,与雷公电母相商,傍晚竟清风送爽来了。忍一忍,果然清风朗月,月明星稀。

推开小窗,露出一点缝隙,让丝丝凉意入室。我,像鲁迅家的阿长一样,在床上摆了一个大字,四肢完全舒展开来,怪不得阿长喜欢,一天的劳累全部卸下了。眼皮开始不争气地耷拉下来,像蔫了的花似的,毫无生气。伴着小风,抱着小海豹,深深浅浅地睡意滚滚袭来。我放弃了挣扎,一秒入梦,静谧美好,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嗡嗡嗡,是谁在叫我?惊醒了我的清梦。循着声音,我捡起身旁的手机。喂喂喂,原来是哥哥的声音,迷糊中简单应了几句。哥哥一向心细如发,对大家家的女子们都宠爱有加。今天我和嫂子提及工作之事,他不放心又来亲自问问具体情形。哥哥话不多,有时就三言两语,大家的对话就结束了,但充盈着满满的记挂。

打记事以来,我和妹妹从没和他发生争执,他也特别照顾我俩。不过,就在去年,因为我的感情用事,他吼了我,如山洪暴发。我从未见过哥哥情绪如此激烈,一句话把我打趴在地。我委屈极了,立马向妈妈“告状”,还没刚拨通电话,就哇哇大哭,泪如雨下,哥哥这是怎么了,竟凶我。妈妈在一边干着急,只能不停地宽慰我。

话是开心的钥匙,当和妈妈诉苦一通,心情平静了许多。哥哥见缝插针,来电话了。语气变得很平和,他慢慢说明道:“最近压力比较大,情绪不太好,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就说出来那些话……”其实,我没那么记仇,哥哥作为一家之主,肩扛重担,难得释放内心的压力。况且那时我也任性了些,哥哥一语惊醒我这梦中人,似醍醐灌顶,我怎能再有玻璃心。也许平时家人们太宠着我了,受点委屈就山洪暴发。幸好,退一步海阔天空,一切不快瞬间烟消云散。不计较不记仇,是大家家的优良传统哈哈。

醒来有些精神头,竟然碎碎念了许久,又困了呜呜呜。想想还有课件要看,只能心疼自己几秒,一鼓作气,加油看,明天又要唱曲儿了……蓝瘦香菇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