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柳臻逸 选举(2)

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开始唱票。

吴磊的名字在第一份名单里第一个出现,不稀奇,陈章伟的名字出现,很正常,他现在还顶着拯救十班荣誉的光环,沈明出现,那是老班发现的人才,事实证明没有谁在这个位置,体育委员这个位置,强得过沈明的,我这么想,恐怕大多数人也这么想吧。

我关心其他人,更关心我自己,劳动委员那一栏排在组长之前。

第一张选票有许多人的名字都出现了,我还没有听到劳动委员人选。

无欲则刚,先开就连组长都没做过,他是江湖散人,选举班干部和他无关。这会儿他坐在座位上专心地摆弄他的圆规,认真画圆,好像能画出花来一样。

喜欢睡觉的填完选票就去找周公了,两手一铺就是枕头,头一歪就能进入状态。

吴磊,多年的班干部当过来,似乎稳操胜券,又或者是当不当选都无所谓。但是我知道她不是无所谓,她是看起随和实际很重荣誉的一个人。这会儿我偷偷瞄一眼吴磊,她正在做数学作业。认真的女孩子很招人喜欢。

我听到报我的名字了!第一张上就有我的名字!按照这样的概率算,我还不得全票通过?我有些激动。

可是,如果这一张就是我填的那一张选票,后边再没有人选我,那不是大条了,这人可就丢大发了!

如果当选了,我还会好好管理好卫生,天天跑,跑几次我都愿意!选我吧!大家都选我吧!

可是,我有那么多老师不待见我,那么多同学嫌我烦,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选我呢?

这会儿我多少有些悔恨的,书到用时方恨少,人缘也是这样。平常你总是栽刺,这会儿指望开出花来,是不是有些痴心妄想呢?

人真不能有想法,有欲望,一旦有一点希翼,就想放大它,无限放大,直到破灭才知道那是幻想。可是一点想法都没有,那还是人吗?

我还小,有点想法怎么啦?

我就这样患得患失,胡思乱想。我是在乎那个劳动委员的位子吗?好像也不是,那么累,每天整个区域跑完,检查一遍,我浑身汗水。遇到打扫不到位的,我还得找人重新补扫,有人磨蹭,时间就要到点,我就得自己动手。那么多星期的卫生流动红旗挂在大家班上,难道是侥幸吗?

我知道,我可能在意的不是那个劳动委员的位子,只是希翼自己的劳动,自己的付出能被人看见,能被人承认。我工作中得罪过那么多人,他们会选我吗?我突然没有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