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说说赌博的事儿(戒除赌博小说连载)

编辑/大成子

十七? 刘大头的誓言(上)

多年以后,当刘晓霖为考上大学的女儿四处借学费时,将会想起和朋友们扔三张的那段时光,那可真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每天都是好吃好喝,还能分到一笔红利。

刘晓霖生长在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上,他的脑袋从小就比其他的同龄人明显大一圈,正常成年人的脑袋一般七八斤重,可刘晓霖的脑袋至少有十斤。于是,“大头”这个绰号也就从他小时候一直叫到现在。大头小时候喝的是草原上的新鲜牛奶,绝对没有添加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曝光后,很多实诚的草原人都怀疑资讯媒体是在危言耸听,毒奶粉和大头婴儿好像不一定是因果关系吧,比如刘大头……

和那些夫妻双双下岗的家庭比,刘大头的运气稍好,他下岗了,妻子没下岗,一个月还能挣个几百块,和很多人家比,算是幸福的了。更让人羡慕的是,刘大头认识了几个“捞偏门”的哥们,他跟着几个哥们“扔三张”。

现在很少见到有扔三张的了,八九十年代可不是这样,在车站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经常会见到一个人手拿两黑一红的三张扑克,嘴里叫着“押红运押红运,押得多赢得多,回家买台摩托车,押得少赢得少,回家买块电子表……”看看围的人多了,他把三张扑克在地上一字摆开,请大家赌哪张是红色的,赔率一比一,不抽水。这个游戏,当年可是让很多人上当受骗。

现在的人们都知道,这个游戏有输没赢,千万玩不得,所以赌三张没了市场。可人们只知道这东西里面有猫腻,却不知道猫腻到底藏在哪里。当年玩这个的人都已经转行干别的了,在此简单说说也无妨。如果是盛行的那几年,小林是打死也不会说的,这是在砸别人的饭碗,砸别人饭碗的行为,无疑是极其不道德的。

输钱的人通常认为,摆摊的人手上有功夫,旁人看着红色扑克在三张牌的中间,可他一扔出去,红色的那张有可能最先出去,也有可能最后落下,还有可能按照正常顺序摆在中间。你就是押对了,他可能也是用什么招数把扑克变化了。其实,这种想法只对了一小部分。扔三张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至少有五六个,一个人摆摊,其他人上托,能赢多少钱,能不能充分利用人的贪财心理,让其把身上最后一分钱都押上去,完全取决于上托的,至于摆摊的那人,差不多就行,手上活并不重要。

扔三张人最好的形象是,外地口音,农村打扮,先是根据场合给自己上托。比方说在长途汽车上,车上的乘客会看到这样一幕——看不到不要紧,有人会让你被动看见——车外有一个身影,一边挥手拦车,一边拼命奔跑,跑到车上,上气不接下气地问:“西(师)傅,介系(这是)上×地的汽车吗?”早有人回答,是是,你是从哪来到哪去啊?他喘匀了气,开始回答了:“俺是山东来打工的,昨天发了工资,俺带着钱准备到商店买件衣服,好回家过年,可在街上遇到玩扑克的。猜黑红,嘿,真是怪事,俺明明瞧准了那张是红的,押上了二百块钱,想着赢钱了给俺媳妇买一件围巾,可翻过来一看,娘哎,是喝(黑)的,幸亏俺只带了五百块钱,要是把工资全带上,今天怕是连回家的路费都木有咧……”有人在一边问道,扑克猜黑红?没听说过,是怎么玩的?山东打工仔顺手从破旧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牌,选出两黑一红三张牌,开始连比划带说。又有人对山东人说,那咱们也玩玩这个东西呗,小点玩,哥们你坐庄,大家押,如果你运气好,说不定会把昨天输的钱赢回来。山东人想了想,行吧,那你们可不能欺负我!至此,这场戏的铺垫部分基本结束,演出正式开始。

三张扑克摆在车厢地板上,谁押都可以。人都有好奇心理,开始大家都怀疑,这是骗人的把戏,看看可以,千万别上当。可有一把,一个人拿出一百元递给山东人,说我押五十块,山东人说好我找你五十,说着话,他笨手笨脚地拉开夹克衫,从内衣里掏零钱,押钱的人趁其不备,悄悄翻开自己准备下注的那张扑克,红色的,不止他看见,还有好几个人也看见了,有人就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就会跟着押,就会输钱。为什么输钱?因为他的眼睛欺骗了他。俗话说“耳听三分假,眼见未为真”。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听到的不见得是正确的,你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实的。

翻开扑克牌的那人是托,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扑克角,翻牌时巧妙地把夹在手里的扑克角贴上,别人看到的就是红色,其实那张牌是黑色的。一会儿,一个满脸凶相的家伙又趁山东人“不注意”,悄悄翻开一张牌,看清楚是红色,然后告诉山东人,老子就押这张,押一千块,说着伸手到怀里掏钱,山东人嘴里说着好好好,趁那个满脸凶相的人“不注意”,用非常快的速度,把那张“红色”牌与旁边一张调换了,可这一过程被一个犹豫不决的人看见了。满脸凶相的这人掏出一千块钱来,恶狠狠地押在调换后的那张牌上,看见山东人换牌的那人岂肯放过这个发财机会,把身上所有的钱连同戒指手机一起,全部砸在了“看准”的那张牌上面,一开牌,竟然是满脸凶相赢了。

这扔三张有个规矩,不能压三门,如果三门都有人押,那么这一局就黄了,需要重新来过。如果有人真的在红色的那张扑克上押了大钱,那么托就会把第三门押上,把这局搅黄了。一句话,玩这个,只能赢钱,不会输,也不可能输。当然,这指的是扔三张的人。

刘大头就是扔三张的托,他的上托技巧一般,只能押个空门(就是看见有人在红牌上下了大注,大头就把第三门押上),或者在有人输钱后不服想要找茬闹事时,刘大头掏出一把大号卡簧刀,用刀尖剔剔牙,他那特大号的脑袋,配上一把大号卡簧刀,颇有几分震慑力,胆小的人见到这场面,也就认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