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后一米的爱(玫瑰园主题作业)

自从认识浩宸后,他们从没分开过这么久,无论怎样,她都能找出借口跑到他企业去看他。虽然每次见他的理由不同,但结局都相似,在她伶牙俐齿的攻势下,浩宸惟有憨憨地笑,然后无比宠溺地对她说:“别闹,我要忙了。”

她是企业的业务经理,浩宸是她企业最大的客户。她和浩宸的相识很平淡,只是后来,却成了两个人的万水千山。

这个春天的疫情,来得那么突然,封城前她已回到老家,一个和河南交界的小县城,虽属湖北,但和武汉相距350公里之遥。对诸事总是后知后觉的她,第一次接到延期上班的通知,还在为可以偷懒几日而觉轻松。虽然那时到处都是武汉的混乱和医疗物质匮乏的报道,虽然在老家,她也没买到口罩酒精和84消毒液。而一向大咧咧的她,看着全国的援鄂医疗队驰援而来,总觉得控制疫情就在分分钟。她觉得不让出门挺好,省去诸多应酬,之前每年的年饭总累得她腰酸背痛。

直到第二次延期上班通知出来,她才开始心慌,遂打电话问武汉的亲友,才知正值兵荒马乱,朋友的现状比她了解的严重得多。

金钗银环手机拍摄

2月初企业开始生产酒精,企业通知所有销售人员线上办公,她仅发了微信朋友圈和寥寥无几的几个医药群,她的电话和微信几乎24小时未停过,全是客户找来要货的,听说要按排款顺序发货,有的客户开始求她,一定想办法优先给他们发货,这是她从事这个工作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尽管企业当时发货的条件很苛刻:款到发货、整车起发。

她打电话给浩宸,问他企业是否需要酒精,浩宸回答大家正在到处找酒精呢,愚笨的她,仍忘了问候一句别来无恙。

客户的要货计划不断涌来,拿着手里的一打订单,她遭遇了最糟心的时刻。让她没想到的是,因为交通管制,湖北牌照的车企业所在地不能下高速要被原地劝返,企业那边的车无论如何不愿进湖北。接到企业回复那一刻,她才真正崩溃痛哭。

在这之前家乡的小城并未让她感受到疫情的严重性,她是可以出去购物的,超市里物品丰富且物价平稳。

最无助的时候给浩宸打电话,成了她的习惯,听完她的哭诉,浩宸柔声对她说,我联系好了物流企业,车牌照是辽宁的,我把他电话给你。

那位热心的司机在辽宁帮她联系好运输车辆,她心里的忧伤才减轻一些,她想,我总算能为湖北为疫情做点什么。

后来管控越来越严,她所在的小区不再能自由出入,她心里的恐慌越来越强烈。每天她会给浩宸打几次电话,告诉他企业的排产进度,告诉他装车及货车司机在路上的情况,货物运到后,她又跟他了解销售进度。那时刻,只有听到浩宸的声音,知他安好她才心安。

金钗银环手机拍摄

元宵节过后,其他省陆续复工,很多抗疫物质不再紧缺,她企业因为路途遥远失去优势,她就闲了下来,闲下来的她开始联系熟悉的同学朋友,把他们在一线抗疫的事迹全部记录整理发表出来,她的每一篇文章,快速引来很多人点赞和围观,那时候她才知道,有多少人想知道真实的湖北想了解真实的湖北。

浩宸的企业是抗疫物质配送单位,而他是企业采购负责人,她在微信上给浩宸留言:你告诉我一下,你春节是在企业加班还是在家里网上办公,调配抗疫物质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你们各部门是怎么协调运转的。

浩宸没回她信息,她以为不上班的日子,浩宸跟她一样,天天睡得昏天暗地,她便作罢不再追问。

3月10日,低风险城市陆续解封,她所在的小城在第一批名单,她所在的乡镇是零感染,解封后她就跑回故乡的小村庄,青青的绿草,飘落的玉兰花瓣,乡村里盛开的姹紫嫣红让她感受到春天的美好,小城的悠闲让她觉得疫情其实很远。

3月22日,因工作需要,她回到城区,一进城,处处封锁的路口让她惊觉,疫情比她认知里严重,而此时,抖音等很多社交App上传出她租住的地方发现无症状感染者的消息。当天晚上,当地相关部门也证实消息属实,并对无症状感染者相关常识做出解答。

那是疫情发生以来她最怕的一天,她忽然想起浩宸,想起他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她想起某天清晨他曾说过,我在上班啊,要去企业上班。

第二天上午,她给他电话,问他你在企业吗?接到她电话他掩饰不住开心,他轻轻柔柔地对她说我在企业啊。

“我现在去你那里,企业在催年度协议,我要签了发回企业。”

没想到,就这一句话,浩宸就火了,他提高声音说:“签什么协议,我不跟你签任何协议,你也不要过来。”说完粗暴地挂断电话。

金钗银环手机拍摄

委屈在心里发酵,她不明白,隔离只是隔离病毒,为何隔离出他的冷漠。无法相见的日子,他是她的一日三秋,而她,并不是他的暮暮朝朝。

倔强如她,擦擦眼角的泪水,固执地跑到他的企业,那时他正忙碌,身边还有几个人在排队等待。

她怔怔看着他,虽戴着口罩,依然难掩满脸憔悴,她见他头发凌乱,便想起封城期间,所有店面俱是关门歇业。

看见她,有相识的人问她有什么紧要的事现在过来,大家这是公共场所危险,春节一直在加班,现在每天又接待那么多外来人员。她问人家我是不是该呆在老家,那里零感染,浩宸头也没抬回答了一句是的。

等他终于忙完,她向他走过去,浩宸起身,越走近越看清他的疲惫,他眼角的细纹仿佛在告诉她这两月里他经历的一切。浩宸用目光上下打量她,他眼里一汪春水,让她仿佛听见泉水叮当处的万语千言。

她向他身边走一步,他往后退一步,她在他办公桌前站定,他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住。

看着他,她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