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为堂吉诃德的客栈(下)

文/小灯

“阿唐,你会嫁给我吗?”

“不,我不会,斌子,我是个不婚主义者。”

“没事,那大家就永远恋爱,不结婚。”

斌子以为就算我不跟他结婚,大家也会很开心的在一起。是啊,刚开始大家是那么好,手牵手一起卖唱,我不嫌弃他穷,他不在意我的坏脾气。

那段日子,大家在束河古镇,走在小镇上每一条街道,每一天街道都有大家的影子。卖唱不赚钱,大家经常饿肚子,但我不抱怨,他心疼我,可也没办法。

后来我跟他学会了打鼓,一拍,一个声音。他告诉我说,每一个鼓都是一个人,都有它的脾气。你要是想练好鼓,就要每天和它在一起磨合,把对方的戾气磨掉,那时候打出的鼓才最好听。

我信了,每天练打鼓,秋冬季的丽江天气冰冷,风吹得很凶,手都裂出了口子。我就用纱布一圈圈地缠在手上,继续打鼓,后来的生意好了些,大家也能吃饱饭了。

每次吃饭都是大家最享受的时候,我看着他,整整一大盆米饭,就那么嚼,使劲嚼,嚼得好香啊。我就拿一个小小的碗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嚼,使劲嚼。

后来,大家的矛盾越来越多,我的脾气越来越大,每天都要争持。一次,我气得抱着手鼓就这么走了,走在束河古镇的各个街道上,腊月的天气真的很凉,凉透了人心。

我以为他会抛下一切来找我,可没有。他也厌恶了我的刺猬般的坏脾气,我也厌恶了,厌恶了他每天都要吃一大碗米饭的坏毛病。

我回到那个20平的出租屋,打包了所有的行李,他看都没看我一眼,我的心伤透了,就那么走了。

后来啊,闯荡江湖,什么工作都干过,也几次差点没了性命,终于稳定了下来。

我拿所有的钱开了这家客栈,买了一房子的书,我以为我的心终于定居在这了。

可他,却死了。

是啊,死了。朋友传来的消息,癌症,晚期了,没法救。他早就知道了,故意瞒着我,想赶我走,自己好可以放心去死。

他个王八蛋,他可放心死了,可他知道吗,我的心也跟着他死了。

哈哈哈那段时间,我抽烟喝酒,嗓子也坏了,身体也差了。朋友说,他死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他可真是一个王八蛋,还让我好好生活,忘了他。

后来,我每天开始画画,看书,终于熬了过去,可这心再也活不来了。

再见堂吉诃德

听完唐姐的故事,我和男友都沉默了很久。我擦了擦眼泪,慢慢坐到唐姐身边,为她打理着乱成一团的头发。

她抽着烟,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我,做出了一个宽慰的表情。

两天后,我和男友与唐姐告别,她送了我那只手鼓。

“丫头,手鼓就送给你了,我也不需要了,你照顾好自己,想做什么赶紧去做,你还年轻,可以去疯。但不要像我一样,对谁都是刺,走吧。”

我收下了那只手鼓,轻轻拍了拍,没有发出声响,看来还需要时间磨合。

? ? ? ? ? ? ? ? ? ?——end——

如今我坐在书桌前,整理着这篇文章,仿佛又回到了遇见唐姐的那天。

“灰色的短衬衫,褐色的工装背带裤,下面搭配着一双深褐色的马丁靴。头发凌乱的挂在脸的两侧,黑色的大框眼镜,遮住了眼圈周围的细纹。”

“我就想过堂吉诃德的活法。”

再见唐姐,再见堂吉诃德。

回看:一个名为堂吉诃德的客栈(上)?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