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临江文苑,赤诚为本的纯文学之家

可能少有人知道晋代傅玄的《太子少傅箴》,不过里面有句话,大家一定是耳熟能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大家都能懂得其中的道理,不管是说接触的人群能影响人性,还是环境能影响一个人的心性,毋庸置疑的是,大家都喜欢做“近朱者”。

大家都喜欢跟在优秀的人的周围,潜移默化去提升自己的水准,但凡是个正常思维的人,绝不会想要靠近腌臜的人去学那些被道德律所拒绝的糟粕。被道德,被社会所抵触、抛弃的东西,大家学来干什么用?

我在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写作的时间不短了,或多或少认识了些志趣相投的“同志们”。大家这些徘徊在初级阶段的菜鸟,在为了梦想而拼搏付出的路上,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捧捧的辛酸。写作很容易,但是想要写出点名堂来,那真是太难了。

我想说,大家最劣势的地方,不尽然是所谓的文笔,环境的狭隘多少会有些关系,常识的存储量也占了一部分。可最重要的是,人是在不断学习中进步的!大家平时去学习的所谓的美文,毫不夸张地讲,有时连形都得不到;去接触的所谓的谈写作,太空泛了,大谈天地大道,总讲大任降身前的劳苦饿。就像被老虎追着夺命狂奔的时候,有人对你握着拳头喊——加油!聊胜于无的鼓励一样,加不加油也得跑。

所以大家真正的苦,是在于没有“名”师指点!

大家总是徒劳地织就着美梦,可悲!大家成年人的思想,因为成熟而顽固,大多被自己禁锢在自己所画的一个圈里,大家都很固执。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是莫泊桑,都能遇到左拉,也不是每匹千里马都能遇到伯乐,所以大家这些人,就像一个飘在大海上的瓶子,随波逐流,没有方向,只能望洋兴叹。

《师说》开篇即讲:“古人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生而知之,自学成才的天才太稀少,所以大家需要老师来传道,授业,解惑,来为大家反正拨乱,教大家前进的方向。同时,还要教会大家如何游泳,大家的手和脚具体应该怎么配合才能游起来。让大家看到彼岸和希翼,让大家能奋力地游过去。授人鱼也要授人渔。好的老师,能让人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绝不是泛泛其谈的大话连篇,把大家听得雾里梦里,最后一拍头,竟然什么都没记住。

可是良师难遇,大家都想要做“近朱者”,那么“朱”到底在哪呢?

我今天要为大家先容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临江文苑!

不考究其历史,主要是我也说不清,先先容一下这个公众号的成员的大概情况吧。我是由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的好友凤凰竹子先容给文苑的成员吴大姐(我的伯乐大姐),吴大姐看了我的文章,对我表示欣赏,便将我推荐到了文苑。文苑里面的成员大多都是作协的在册作家,有教授,有老师,有学者,有退休的干部,总之呢,大部分都是年龄要远超过我的长辈,都是有一定社会贡献的人。

比如大家经常在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遇到的林建明大哥。林建明(笔名愚人)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铜陵市作家协会会员,铜陵老洲镇人。现定居上海青浦。业余时间爱文学,曾在《光明日报》《长白山日报》《铜陵日报》《池州报》《德州晚报》《枞阳杂志》刊物及省内外多家微信平台发表文章两百余篇。

再比如这位李凯军老师。李凯军,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吉林广播大学四平分校副校长,教授。先后参与吉林广播大学《影视应用写作》《经济应用文写作教程》等教程的编写工作。

我翻了翻历史消息,看到一位郑道远老师。郑道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人角、海子纪念馆创办人,曾参加第七届青春诗会。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中国诗人》等几十种期刊上发表作品1000余篇,出版诗集九部...

我滴天,这一连串的头衔,这批发部一样的作品量,也太吓人了吧!太让人眼热了吧!

在临江文苑里,这样的牛人太多了,比比皆是,随手拈来一片花瓣,就准是琪花瑶草的呢,我是写不过来了,就不一一先容了。

他们这些老师,都是临江文苑的实力的象征,不过也很恐怖,我初进文苑的群时,心情相当忐忑,老师们对我说,都是需要敬畏的大人物和敬仰的长辈,是我奋斗的目标!幸好我和林建明大哥有几分交情,进群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他,必须要抱林大哥的大腿壮胆,我胆怯的不得了。

还好就像吴大姐说的那样,我的胆怯是多余的,里面的老师真是个顶个的和蔼,大家对我这位“年轻人”都很关照。今天孙笑平老师(江苏省特级教师)对我说:在文苑里没有长幼,都是师友。是的,文苑里面只讲文学,干净的很,看不到一丝乱七八糟的东西。腆着肚子,背着手,抬着下巴用鼻孔看人?打着腔调高高在上?不好意思,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发现这种风气的蛛丝马迹存在。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临江文苑,是极为有实力,且如家庭一般温暖,比9999%纯度的黄金还纯粹的文学之家。

我到文苑没多久,就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感动的事。

在讲事情前,先先容一下临江文苑的主编——渊子老师,渊子老师是白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临江文苑文学社社长,主编,以出版散文集《情满临江》,现居在大连。

我很少对某一个人推崇备至,我也始终对称“师”者保持足够的敬畏。吴大姐不止一次告诉我,渊子老师人特好,只要有才华,他都愿意珍惜。我是个有才华的人吗?大言不愧了,用渊子老师的说法,我的天赋是有的,基本功略扎实,除此之外,我就什么都不承认了。

言归正传,一九年十一月,是为了梦想也是为了生活,我下了写作这条河。没有乘风破浪,更没有一帆风顺,只是像投火的飞蛾一样,夜以继日的付出辛劳。我有些犟,不管文章写得怎么样,却总对自己说,写作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我坚持下去就行了。就这样,我在这条河里折腾了大半年,常常每天熬夜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而我即便是这样努力付出,得到的结果却很无奈,看不到彼岸,回去我又不甘心,想奋力往前游,又找不到方向,一切努力都是无用功,都是在原地打转转。

前些天我写了一片关于仲夏河岸的文,初始时,文章有四千字的纯景色描述,改了十三次后,景色描述和一些浅谈的感叹加一起,缩减成了二千几百字的文。然而我并不能满意,我自己的文章,我竟然读不出激情,读不出灵魂!我为此很惆怅,也很彷徨,灵魂哪去了呢?抓耳挠腮也百思不得其解。

我思虑再三,决定向渊子主编去求教,可是大家素昧平生,连萍水相逢都算不上,只是通过文字让渊子老师知道了我这个人的存在,仅此而已。我怎么好意思突兀地递上我的作品,去向这么一位“高高在上”的主编去求教呢!我凭什么?

凭脸皮!即便是渊子老师不像吴大姐说的那么平易近人,即便是忽视了我,面对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也必须去厚着脸皮请教。话虽如此,我当时真是捏了一把汗去和渊子老师打字说话,渴求得到结果,又恐惧得到蔑视,我就是脸皮再厚,毕竟也是有脸的人。

老师一开口,我便松了口气,完完全全的,就是和吴大姐说得一模一样,和蔼可亲,教人非常舒服。

我把文章发给渊子老师,问老师,为什么我的文章读着空。渊子老师读了后,给我打来了电话。大家通了十一分钟电话,他说,我听,谈及的内容的一部分,被渊子老师放进了一篇文的尾部,我发给大家瞧瞧。

附录

昨天有编辑问我,怎么才能写好风景类散文呢?借此机会,提几点我的经验之谈,仅供参考。首先,单独写景的散文不是不可以写,你写了山,写了水,写了花,写了草,总之你写了美。可这样的美,在读者的直接生活体验中太多了,他们不缺少这样的美,你如何引发读者的阅读共鸣呢?换言之,读者的兴趣点在哪呢?而兴趣点就是文章的灵魂。

其二,同样是写景,为什么有人写就不空,而你写就空呢?是因为人家加进了“人文”元素。所谓“人文”元素,即相应的历史学问常识。就是你读了很多书,有丰富的常识储备,你写着写着就想起了李白,想起了杜甫,想起了陶渊明......你忽然想说点什么,想告诉读者你的一些感悟,而这些感悟正是读者想说而没说出来的。由此,共鸣产生。

读者会想:呀,你咋知道恁多呢?读者高兴了,因为没白看你的文章,明白了一点古人,明白了一点历史。这样的文章读多了,自会多出几分自豪来。

其三,“人文”元素不是装饰,不是显摆、卖弄,是一种自然流露。你的文章是小船,那些人文历史就是海水,小船是被海水托起来的,不是架在小水泡里拍个照。

其四,不管写物写景,离开了阅读支撑,就是无本之源。有一个词叫“读书写作”。为什么读书放在前面,因为不读书你什么都写不了,或者说写出来的东西你自己都不愿看。

你自己不愿看的东西读者会愿看么?孔老夫子早就说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其五,写作是一辈子的工程,86岁的王蒙还写中篇小说呢,你着啥急呀。只要坚持和努力,每个人都可以写好,写作毕竟不是造飞船。

时间的事,功夫的事。只有耐住性子去读,才能敞开性子去写!

当然了,这是被渊子老师省略N多的一部分谈话内容,还有更多的他都没有写。说真心话,渊子老师如父亲一样的暖心的话,对我的心灵的触碰是非常大的。以致后来李凯军老师的留言中有一句推心置腹,我看了之后,就再也控制不知自己的感情了,我的感触太深了。

我之所以感触颇深,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扑腾这么久,长期独自忍受着满腹辛酸和无奈,为了梦想为了生活,那份咬着牙去坚持的固执的希翼的渺茫;我下河以来,除了林大哥和吴大姐等人的帮衬,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到了被明灯指引的曙光所喜悦,被有师长谆谆教诲的那一刻的温馨所感动。发自肺腑地讲,我就像走丢的孩子找到了家,心情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和复杂。

从没有人像渊子老师这样详细的耐心的为我讲解过什么。我在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里写了超过一百万的文字,白杨树一篇散文,几万阅读量,几百条评论,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恭维。可是谁能知道我短暂的骄傲背后的无奈?没有人知道我在究竟在承受着多么大的煎熬。

我都快饿死了,大家却以为我累了,送不停的鲜花和掌声,只有老师走过来给了我一块面包吃,还给了我一颗种子,一颗希翼的种子。我当时感动地拿着电话的手都在颤抖。雪中送炭啊,仿佛是快要溺水的我得了一个游泳圈,被鬼子打散的党成员千辛苦万找到了党组织。

夸张吗?一点都不夸张,我渴望成功就像溺水者渴望空气,我这种心情很难表述,旁人也很难理解。总之,我非常感激渊子老师,在阔别学校多年后,我第一次愿意当一个学生,当个学生去聆听他的教诲,能得到这种真情实意的教诲,我觉得特别幸福,这是将他的宝贵的财富在无私的奉献给我。

渊子老师最后叮嘱我说,有什么问题,尽管随时地问他。我的朋友们,我和渊子老师无亲无故啊!这怎么能让不让我感动!我虽然年轻,但是我非常感性,通话结束后,一天一夜,一个字都没有写,我的耳中总是响着渊子老师的声音,除了老师说的关于读写方面的话,我的感动的心情一直都在心里激荡着。

渊子老师给了我写作之外的东西,那是做事先做人的赤诚,对生活对文学的热忱。老师给了我一道光,不管我的写作的结果如何,遇到需要的人,我愿意把这道光传递下去。

我把上述的心情发到群里,渊子老师看到后,他感到了我的真诚,说:

我一天老师都没当,一天汉语言文学也没学。但做为平台编辑,发现问题如果不说,就是对编辑不负责任。

我之所以敢说,凭得就是赤诚。

三年多来,数不清为多少编辑修改文章,也数不清给多少编辑打过电话。

其实,我知道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我献出的是一片赤诚。

别无师长,唯有赤诚!

能换来白扬编辑这番话,值了。

赤诚,是一条纽带,连接着每个文苑人的心!

赤诚,是一粒种子,扎根在每个文苑人的心里!

所以文苑才会经久不衰,蓬勃兴旺!

渊子老师说他值了,是他欣慰,却是我应该做的感恩!大家都为渊子老师的这份赤诚所感动,纷纷发言的时候,一位老师适时发来孙铁军老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现任江苏盐城幼儿师专高级讲师)的文章,里写到渊子老师:

赤子情深,游子情真

? ? ? ? ? ? ? 一一一三读渊子《情满临江》有感

? ? ? ? ? ? ? ? ? ? ? 孙铁军

? ? ? 每读渊子《情满临江》,都是心潮起伏,感慨系之。思亲忆旧,难以释怀。

? ? ? 我和渊子一样,出生在临江,在猫儿山的怀抱里读书长大。临江有我童年的玩伴。青年的同学,还有离別后的父老乡亲。

? ? 每每想起他们,心中有爱,有痛,有惋惜,亦有满足。

? 叶剑波为渊子散文集作序。题为赤子情深。认为渊子的文章充满怀恋,赞美,抒发了亲情,歌颂了友情。笔触细腻,感染力强。哲理睿智,发人深醒。

? ? 关于亲情,渊子在散文集中对他的父亲,母亲,大姐,柳娘,李叔都有专篇描写。

? ? 他细腻地描写他父亲吃海鲜,钓鱼,集邮,在细腻处表现出自己的孝顺。

? ? 他写与他八十老母一同去晨练,买菜,去街边小吃店吃馄饨。渊子终于发现,天下最美的女人是母亲:母亲的眼眸是那样安祥,神态是那样惬意,喝水的姿势是那样优雅。

? ? 渊子的大姐我好像见过。的确是临江小城少有的美女。临江不大,美女多集中在森工局的文工团。

? ? 渊子的大姐不尚修饰,不靠化妆。但“大姐的美丽还是从她秋水般的眼睛里,从她灿烂的笑容里释放出来。像朵盛开的牡丹,关都关不住”。

? 还有倔強正直的李叔,美丽清瘦的柳娘,这些工友同事,街坊邻居,在渊子善良的笔下,也都得到了丰满的描写。

? ? 亲情如此,乡情更是难忘。临江有渊子童年的快乐,青年的迷网。

? ? 在渊孑笔下,童年是绿色的,青年是梦魇的,心灵是洗礼的,岁月是静好的。甚至连月光也胜过李白,与树也有情结,对火炕也加以礼赞!

? ? 渊子的可贵之处是,他在外漂泊了三四十年,最后仍落叶归根,用自己的文笔为家乡精神文明建设添砖加瓦,歌颂临江,推介临江,创办了《临江文苑》这个家乡平台,每天一文,现在已是一千天如一日,改稿,看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 ? 现在时兴志愿者,志愿者有各种各样。渊子率领的一批人,可以称为“文学志愿者”。他们为《临江文苑》这个平台无偿服务。分文不取且不说。每个人还都白搭进去几万元。?

? ? ? 钱还是小事,他们搭进去的还有健康,头发白了,眼睛花了。为了什么?

? ? 只为乡土,唯美,情深吗?这可真是赤子情深,游子情真呵!

看吧,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能说,我是幸运的,被上天眷顾了,遇到渊子老师,遇到文苑这些可爱又可敬的老师们,必然是我的福气。吴大姐还说我的耳垂大,有福呢。

不为名利,只为心中那份热爱,这样的“朱”,你愿不愿意近?这样的主编领导下的队伍,你们羡慕不羡慕?我的朋友们,我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们,临江文苑这个家,是温暖如春的,是以赤诚为本的编辑们的摇篮,我认可这里,我满心的欢喜。

所以今天,看到我的朋友们还在文海中苦苦挣扎,因得不到方向,找不到归宿而懊恼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要做点什么,可我终是心有力而气不足,那么我便只能把临江文苑推荐给我的朋友们了。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群里又发出了消息:

渊子老师:

谁是最可爱的人

今天,又有一位文苑人向文学社捐赠1000元,用于“优秀读者颁奖酒会”。并一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

我想起作家魏巍写的那篇散文《谁是最可最爱的人》。我想说,这些热爱文苑,拿文苑“当日子过”的人,就是最可爱的人!

这位捐赠者还说:太少了,实在拿不出手,让我不要再说了……

我感觉到了他的赤诚,我如果不收,就会伤害他!

昨天,我在群里说了“赤诚”两个字,是因为“赤诚”是文苑的灵魂和旗帜。

尽管大家的写作能力还不够,尽管大家在许多方面还需要提高,但是,有了这片“赤诚”,有了这个灵魂和旗帜,大家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到!任何困难也难不倒大家!

有了这片“赤诚”,临江文苑必将长盛不衰,兴旺繁荣!

向这位捐赠者致以崇高敬意!

临江文苑文学社2020年6月14日

陈子玲老师见此感叹道:这个群真是凝聚人心的群,他是那样高雅,那样清纯,那样的真诚,那样的温馨。领军人是群的灵魂,在这诗一般的环境里,享受着人生的乐趣。

文苑精神一一赤诚!

一千块钱虽然不多,但是作为个人无私的默默地奉献,它比一千金还重,这是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心意,一份对文学,对文苑,对心中那股澎湃的永不冷淡的热血中的爱。人心中都有一杆秤,赤诚,谁能禁得住它的诱惑呢!在这些老师们的身边,耳闻目染下,别说写作了,就是涵养,心性,品德,想不进步都难吧。

文苑公众号的二维码

公众号搜索:临江文苑。文苑是有偿征稿的,行动吧朋友们,我在这里等你们!

渊子老师